其他

發教育券給家長好選擇?

美國政府希望藉由教育券引入市場機制,來改善教育。但研究顯示該計畫成效不一,參與計畫的學生畢業率雖提高,但數學和閱讀成績反而下降。

撰文/泰爾(Peg Tyre)
翻譯/鍾樹人

其他

發教育券給家長好選擇?

美國政府希望藉由教育券引入市場機制,來改善教育。但研究顯示該計畫成效不一,參與計畫的學生畢業率雖提高,但數學和閱讀成績反而下降。

撰文/泰爾(Peg Tyre)
翻譯/鍾樹人


有遠見的自由市場專家佛里特曼(Milton Friedman)在1955年的論文中提出革命性的教育模式:公立學校並未擁有豐富的在地資源,也無法促使社會階級流動,反而代表的是政府過度干預。他推論,穩定的民主社會仰賴有教育水準的選民,政府該付錢讓孩童上學,但不代表政府應經營學校。他認為,相反地,政府該做的是要求最低限度的教育。為建立這樣的模式,「若家長讓子女接受『經認證』的教育,政府應提供家長教育券(voucher),每位孩童每年可兌換明確金額。」他聲稱,若打破政府對教育的壟斷,「消費者」(家長)便能支持最好的「產品」,換句話說,讓孩子在最有效率、辦學成效最好的教育機構就讀。表現平平的公立學校,迫於市場壓力,若不改善就得消失。


這激發了各國官員和政策制定者的想法。現在,美國總統川普的教育部長戴弗斯(Betsy DeVos)準備首次在全美推行這項政策。戴弗斯希望提高學生的教育成果,教育券計畫便是她的施政重點;她聲稱,這項計畫讓家長得以自由選擇指定學區以外的學校。美國教育部發言人希爾(Elizabeth Hill)說:「部長相信,當我們把焦點放在學生身上,而不是建築物或人為創造的地域,此計畫就能步上正軌,確保每位學生獲得符合他們個別需求的教育。」


川普政府大力提倡教育券,視其為改善美國教育的創新方法。因此,Scientific American檢視了關於教育券計畫的研究,嘗試依據實證檢驗佛里特曼的理念。誠然,想要精確評量教育成果非常困難,但綜合看來,研究發現教育券對學業成績效果不一,甚至產生負面影響,廣泛採用教育券甚至讓收入不平等現象更加惡化。就正面影響來看,證據顯示,使用教育券的學生中學畢業率較高,並且認為就讀的學校很安全。


戴弗斯的提案代表美國教育政策大轉向。2002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布希(Geroge W. Bush)推動「不放棄任何孩童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其教育方針是「考試領導教學」(what gets tested, gets taught)。美國公立學校逐漸根據各州的閱讀與數學課程標準,來規劃課程。學生成績若難以在這些科目達到水準,該校會列為「劣等學校」並公佈,有些學校會遭懲處,有些則必須關校。那幾年,由民間經營、政府資助的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系統紛紛成立,其中很多學校的課程嚴守各州標準。大約20%的特許學校發展順利,使一些低收入社區的家長有更多選擇,可讓孩子就讀這些學校。當特許學校受到媒體關注,華盛頓特區率先試辦小型教育券計畫,隨後印第安納州、威斯康辛州、路易斯安那州、俄亥俄州也發起大型教育券計畫。


至少一開始,多數學校參與教育券計畫是為了幫助最弱勢的學生,對象是城市中貧窮社區的孩子,其中非裔和拉美裔佔很高比率。如果沒有教育券計畫,這些孩子只好就讀當地教學品質欠佳的公立學校。教育券計畫在美國各州和各城市採行的方式都不太相同,一般而言,如果當地公立學校陷入困境,而某些孩子已符合私立或教區學校(parochial school)入學資格,他們的家庭就可以參加教育券計畫──獲得一筆「助學金」,約4000~5000美元,以支付(通常沒有全額補助)私立學校的費用。某些計畫的財源來自州政府的國民教育資金,其他計畫則仰賴稅額抵減:個人或企業可以捐錢給教育券基金,家庭則可扣除私立或教區學校的學費,每年也可減免稅金。


成效評估結果不一


直到現在,只有美國少數州和城市參與過教育券計畫。在全美5600萬名學生中,只有50萬名透過這類計畫進入私立或教區學校就讀,而計畫成效優劣參半。1990年代,研究人員調查紐約市、華盛頓特區及俄亥俄州達頓市的小型教育券計畫,發現學生的學業成績沒有明顯進步,而且流動率很高──很多學生退學或轉校,讓研究人員難以追蹤。另一份針對教育券計畫所做的研究,對象是1990年代在紐約市就讀天主教學校(Catholic school)的2642名學生,發現非裔學生能順利畢業並進入大學的人數小幅上升,拉美裔學生在這方面人數沒有增加。


2004年,華盛頓特區發起規模更大、為期更久的教育券計畫,這是美國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由聯邦政府資助的教育券計畫。研究人員對參與計畫的學生展開研究,該計畫提供2300名學生助學金,其中1700名使用助學金就讀當地的天主教學校。研究人員比較了選擇和沒有選擇教區學校的學生成績,發現使用教育券的學生比起留在公立學校的學生,在閱讀或數學方面的成績沒有顯著提升;但使用教育券的學生畢業率較高。根據家長提供的資料,沒使用教育券學生的畢業率是70%,有使用的學生則為82%。


另外,有研究人員針對華盛頓特區的教育券計畫進行為期一年的研究,在2017年4月發表論文。研究結果顯示,與想透過全市抽籤申請教育券卻未果的學生相比,使用教育券的學生在數學和閱讀方面的成績較差,這些學生數學科目的分數比沒有使用教育券的學生低約7個百分點,而閱讀科目的分數則低4.9個百分點。論文作者推測,教育券計畫的負面結果可能和公立學校規劃較多閱讀和數學的教學時數有關;相較之下,很多私立學校的科目較多元,包含藝術和外語課程。


印第安那州有3萬4000名學生參與教育券計畫,路易斯安那州有8000名,研究人員對這些大型教育券計畫所做的評估也顯示負面結果。密爾瓦基(Milwaukee)的公立學校體系陷入困境,很早就展開教育券計畫。一項持續四年的研究以2萬8000名教育券學生為樣本,發現2006~2009年,使用教育券就讀私立學校和留在傳統公立學校的兩群學生,在成績進步方面沒有顯著差異。在2010~2011學年,教育券學生閱讀和數學的成績進步較多;同年,州政府要求使用教育券的學生必須接受測驗並公佈成績。專家指出,公佈測驗成績的威脅,讓私立學校開始依該州標準設計課程。


俄亥俄州推行「教育選擇」(EdChoice)助學金計畫,補助1萬8000名學生就讀私立和教區學校的學費;2016年,研究人員針對該計畫進行研究,他們使用2003~2013年的追蹤資料,檢視了兩群學生的學業成績:使用教育券的學生及符合資格但沒有轉到私立學校的學生。(俄亥俄州教育券計畫要求接受補助的學生必須接受州測驗,公平競爭下得到的成績可隨時供人查閱。)研究人員發現,當學生透過該計畫轉出公立學校,他們的數學成績明顯退步(閱讀成績也退步,但較不顯著),而且難以提升。西北大學的菲格里歐(David Figlio)是論文共同作者,他說:「我對負面結果感到相當驚訝──這是對該計畫非常大的否定。」他推測,可能是頂尖私立學校不參與教育券計畫,因為他們不希望學生接受州測驗,使用教育券的學生從而大多只能選擇低於平均水準的學校。菲格里歐認為:「家長傾向把孩子送到私立學校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公立學校有太多考試了。」


不過研究發現,使用教育券的學生原本成績就比較好。有趣的是,在教育券計畫開始後,留在俄亥俄州公立學校的學生,標準化測驗的表現反而變好了,表示公立學校可能對新的「競爭」有所因應:規劃符合測驗標準的課程或加倍努力準備考試。


文森(Ty Vinson)住在俄亥俄州哥倫布市,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的孩子透過EdChoice計畫就讀了當地的基督教學校,但是當孩子的測驗成績退步,她便讓孩子辦理轉校。文森的三個孩子分別就讀三、六、八年級,她表示擔心孩子接受的挑戰不夠,如今他們在新學校的成績都是A。


不過,她還是很感謝這個經驗。她指出:「孩子必須參與科展或詩詞比賽這類活動。基督教學校的確提供了藝術、音樂、科學和其他領域的課程,有些課程在公立學校不會教這麼多。」但她還是決定把孩子轉回先前就讀的線上特許學校(online charter school)。文森表示,沒考慮公立學校是因為他們是黑人家庭,她注意到當地學校有太多種族問題。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4月194期好奇機器人能自學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