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人獸有別在於心智

隨著人腦變大,人類演化出卓越的認知能力並高度社會化,這些獨特的心智能力增進知識文化的傳遞與互助合作,成為人獸之別的關鍵。

撰文/斯蒂克斯(Gary Stix)
翻譯/潘震澤

生命科學

人獸有別在於心智

隨著人腦變大,人類演化出卓越的認知能力並高度社會化,這些獨特的心智能力增進知識文化的傳遞與互助合作,成為人獸之別的關鍵。

撰文/斯蒂克斯(Gary Stix)
翻譯/潘震澤


在德國萊比錫(Leipzig)的一間心理學實驗室裡,兩名幼兒看著放在一塊板子上的甘貝熊軟糖,卻搆不著。他們若想要拿到那些軟糖,必須兩人同時拉一根繩子的兩端;如果只有一名小孩在拉,繩子就會鬆脫,結果是兩人都拿不到軟糖。


在幾公里外的萊比錫動物園猩猩館(Pongoland),研究人員在一間透明塑膠玻璃房重複了相同試驗,只是對象換成兩隻黑猩猩;牠們如果通過了繩板測驗,得到的獎賞是水果。


研究人員利用這種方式測試人類幼兒及黑猩猩,目的是想解開一個困擾已久的難題:人類這個物種為什麼會如此成功?智人(Homo sapiens)與黑猩猩(Pan troglodytes)共享將近99%的基因組成,那為什麼人類佔據了全球陸地上幾乎每個角落,一路走來還建造了艾菲爾鐵塔、波音747客機以及氫彈?而黑猩猩仍然生活在非洲赤道的濃密叢林中,為了尋找晚餐而辛勞奔波,一如牠們的祖先在700萬年前左右的行徑?當時古人類與大猿(great ape)正分道揚鑣,形成不同的物種。


任何以演化時間為單位的事件,都是需要數十萬年或數百萬年才能完成的事,這中間確切發生了什麼事,科學家永遠無法達成共識。多年來的主流觀點認為,唯獨人類能製造並使用工具,以及能運用數字與其他符號思考;但隨著我們對其他靈長類的本事有更多認識之後,這種想法已遭摒棄。在正確的指導下,黑猩猩也能使用加法、操作電腦以及點燃香菸。


關於為什麼人類的行為與大猿不同,以及差異有多大等問題,目前仍有爭議;但類似上述在萊比錫馬克士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進行的試驗,已然提供了可靠的答案。這類試驗顯示了人類認知功能中某個特殊、但容易被忽視的一面。小孩從不到一歲(有些心理學家稱該里程碑為「九月大的革命」)起,就開始對爸媽腦中想些什麼有清楚的概念;這一點可從他們能追隨爸媽的目光以及朝爸媽手指的方向望去,得到佐證。黑猩猩也能察知夥伴腦中的想法,但人類更勝一籌:從幼兒時期就能夠集思廣益,想出解決共同問題的辦法。例如成年人與幼兒把球來回滾動的簡單行為,就是由這種微妙的認知優勢造成。


有些心理學家與人類學家認為這種腦力的結合,可能是由數十萬年前發生的關鍵事件,引導了後來的人類演化。一小群具有協同合作能力的狩獵採集族群,引發了一連串的認知改變,最後導致語言的發展,以及散佈全球各地的多樣人類文化。


這種關於人類心智演化的說法,是由研究人類幼兒與黑猩猩所得的結果,一點一滴拼湊而成,其中有猜測的成份,也不乏懷疑者。但該說法對於人之所以為人的原因,也就是人類認知能力的起源,提供了目前可能是最讓人信服的整體看法。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7月197期恐龍崛起純屬僥倖?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