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運動場上的心理學:如何成為頂尖選手?

哪些因素讓運動選手成為不朽的傳奇,是許多運動心理學家十分感興趣的議題。

撰文/陳瑀葳
翻譯/陳瑀葳

其他

運動場上的心理學:如何成為頂尖選手?

哪些因素讓運動選手成為不朽的傳奇,是許多運動心理學家十分感興趣的議題。

撰文/陳瑀葳
翻譯/陳瑀葳


四年一度的夏季奧運,觀眾每每為那些超級人類的各種體能表現感到驚歎,不論是屢次打破世界紀錄的牙買加短跑選手波特(Usain Bolt),獲得23面奧運金牌的美國游泳選手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或是為美國隊奪下奧運女子體操全能金牌的體操選手道格拉斯(Gabby Douglas),他們驚人的體能與優雅、近乎完美的姿勢與動作,總是在全球觀眾的心中留下無法抹滅的印象。


究竟是哪些因素造就奧運選手如此驚人的體能表現?長久以來,無論是專家或是普羅大眾皆認為,基因是決定運動員傑出表現的因素。這些頂尖運動員天生就有異乎常人的體格,讓他們在體能競賽上締造卓越的成績。舉例來說,許多體育評論家把菲爾普斯在四屆奧運的驚人表現,歸功於他伸展開來總長超過兩公尺的雙臂以及極具彈性的大腳。


然而自1990年以來,運動心理學家開始有了不同的見解,儘管天生的優異體格極為重要,單有這樣的條件並不足以成為偉大的運動員。相反地,卓越的表現似乎與特定的心理素質、長年的嚴格訓練以及優秀的教練指導等因素有關。了解哪些因素讓運動選手成為體育場上不朽的傳奇,成了許多運動心理學家十分感興趣的研究議題。


美國大峽谷州立大學的田徑教練波茲(J e r r yBaltes)常常告訴他的隊員:「我可以讓你跑得更快,但我沒辦法讓你跑得快。」想要成為優秀的體育選手,一些天生條件是不可或缺的!


天賦條件的影響


2 0 1 4 年, 美國演化生物學家朗巴杜( M i c h a e lLombardo)研究15名曾獲奧運短跑獎牌的男女運動員、以及20名美國歷史上跑得最快的男性運動選手,發現每位頂尖運動員在接受正式訓練前,已在體育項目上有不凡的傑出表現。同樣地,當他訪談64 名在大學層級運動會中獲得卓越成績的田徑選手,也發現這些運動員在孩童時期便展現出比同儕優秀許多的運動能力。


這樣的內在體適能(intrinsic fitness)並非唯一與遺傳有關、影響體育成就的重要條件,即使在一群運動選手中,某些幸運兒似乎也比他人具有更佳的可訓練性(trainability),在接受訓練後進步特別迅速。有趣的是,在上述的研究當中,朗巴杜也發現這些優秀短跑選手在接受正式訓練後,進步程度也異於常人。


所謂的可訓練性,與個人的肌肉強度和心肺功能有關,澳洲維多利亞大學的運動學家艾能(Nir Eynon)針對可訓練性進行一連串的研究,他召募數名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受試者,讓他們參與特定體能訓練,艾能和同事發現,即使所有受試者的訓練量完全相同,他們體能進步的程度卻迥然不同:某些受試者的心肺功能增強了50~80%,有些受試者卻毫無進展。艾能表示,每個人的可訓練性極為不同,即使兩個人的訓練時間點、運動量和飲食習慣完全一樣,也不會從運動中獲得相同益處;也就是說,即使具有強大的決心與毅力,體能訓練對某些人的幫助仍然有限,這種明顯的個別差異極有可能來自遺傳。


1998年,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遺傳學家布夏爾(Claude Bouchard )和同事針對99個家庭的基因進行遺傳分析,發現可訓練性與基因密切相關。儘管眾多研究指出遺傳因子對運動能力的可能影響,直至今日,科學家仍未發現確切的運動遺傳機制。


2016年,布夏爾和同事比對了1520名耐力頂尖的運動選手和2760名對照組的基因序列,試圖找出與運動能力相關的基因,然而結果讓他們大失所望,兩者間並沒有呈現任何顯著差異。這或許意味著運動能力並非由單一基因所控制,而是反過來:運動能力可能與許多基因有關,但單一基因的影響極為微小。


雖然布夏爾的基因比對研究結果不符合預期,近年來其他遺傳學研究卻為這個謎團帶來一絲曙光。舉例來說,澳洲墨爾本大學的遺傳學家諾斯(Kathryn North)在過去10多年針對ACTN3 基因進行研究,ACTN3 負責產生讓肌肉快速收縮、展現出爆發力的蛋白質,諾斯發現,帶有這個基因的小鼠具有較高的肌耐力。


獨特的心理素質


艾能接續諾斯團隊的研究結果,也試圖在人類身上找出ACTN3 與運動能力的關係。艾能和同事發現,做為對照組的一般人有16%缺乏此基因,然而實驗組的300名頂尖短跑選手皆帶有ACTN3 這個基因。艾能表示,ACTN3 基因雖然只能解釋1~1.5%的短跑能力差異,但他們的研究結果顯示,這個基因或許是成為頂尖短跑選手的必要條件之一。


頂尖運動選手不僅擁有異於常人的傑出體能,更具有許多與眾不同的心理特質,舉例來說,參與國際賽事的運動選手,比常人更容易進入心理學家稱為「神馳」(flow)的獨特專注狀態:高度專注於當下所從事的活動,完美的表現也因此自然而然展現。頂尖運動員也能在巨大的壓力下展現出過人的專注力和意志力、一種運動學家所說的「讓夢想成真」(making it happen)的能力。澳洲運動心理學家史旺(Christian Swann)說:「某些時候,運動員不需要體驗所謂神馳狀態或是發揮讓夢想成真的能力也能贏得比賽。但若要達到個人最佳紀錄的表現,他們必須進入上述其中一種、甚至兩者皆備的心理狀態。」史旺與同事也發現頂尖運動員所具有的人格特質,包括自信心、競爭能力、樂觀、心理強韌性以及適應完美主義(adaptive perfectionism,一種重視成就、但不會一犯錯便自我否定的完美主義心態)。


頂尖運動員也在某些特定的知覺和認知測驗上有極佳的表現。2013年,美國認知神經科學家艾維斯(Heloisa Alves)召募了87名頂尖的巴西排球選手和67名非運動員的對照組進行研究,要求他們完成一連串執行控制功能、記憶以及視覺空間注意力的認知測驗。艾維斯發現,相較於非運動員,這些排球選手在執行控制功能和視覺空間注意力測驗中,都展現了較快的反應速率和較優異的認知能力。艾維斯認為,長期體能訓練也鍛練了特定的認知功能;正因如此,頂尖運動員自然而然在某些認知能力上表現優異。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2月190期記憶之網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