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凝視萬物一瞬間

當科學與攝影交融,讓科學之美大放異彩。

撰文/《科學人》雜誌編輯部

環境與生態

凝視萬物一瞬間

當科學與攝影交融,讓科學之美大放異彩。

撰文/《科學人》雜誌編輯部


「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這句話出自宋朝理學家程顥所寫的七言律詩〈秋日偶成〉,彷彿道出了每位科學人的心聲:處處可見科學奧妙的身影!


如果用鏡頭捕捉美好一瞬間,在各地公開展出,「美」就不只停留在原處,而是在每位參觀者的眼中、心中綻放,甚至埋下科學的種子,日後繼續散播科學之美。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財團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科學人》雜誌、廣達文教基金會與中國《環球科學》雜誌,於2016年共同舉辦第三屆「驚豔.新視野」科學攝影比賽。此次得獎作品有些保留了難能可貴的一刻:相輝映的十字、沒有腳的蜥蜴護卵等,有些則巧妙掌握了時機:水滴中的紅花倒影、薄膜的繽紛色彩。入選作品將於2017年7月8日在台中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全數展出。限於篇幅,《科學人》僅挑選其中10幅作品,其他則待讀者親臨展場一飽眼福。


南方的十字架 李睿(遠洋集團)
在南半球觀看銀河,不僅比北半球所見的明亮許多,色彩也更加豐富。夜空下的紐西蘭南島蒂卡波湖,是南半球的觀星聖地,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暗夜星空保護區。當地特製的照明路燈是為了避免光害影響星空觀測。拍攝照片時,天空中人造衛星和流星運行的軌跡,恰好瞬間形成十字造型,與地面教堂屋頂的十字架遙相呼應。畫面右側清晰可見大小麥哲倫雲。



巧遇蛇蜥護卵 黃福盛(大葉大學生物資源學系)
台灣中海拔潮濕森林中,棲息一種奇特爬行動物──哈氏蛇蜥(Ophisaurus harti)。牠是台灣最大型的蜥蜴,卻因特殊生態習性而非常罕見。牠的外觀似蛇,但其實是沒有腳的蜥蜴,很特別吧?那次意外相遇,幸運記錄到即將蛻皮而體色偏白的雌性個體;更幸運的是,記錄到罕見的護卵行為。當下興奮顫抖到連相機都拿不穩,但又怕驚動到牠,逼自己盡可能保持冷靜,複雜情緒難以言喻,很高興能把這美好的一幕記錄下來。



展翅高飛蕭世輝(台北教育大學自然科學教育學系)


生活在海中的飛魚,發展出一套空中短程飛行的特殊裝置,用來避敵、延續生命。當飛魚受到掠食者或航行船舶驚擾,便會鼓起並展開特化的胸鰭。在短短一、兩秒,多次奮力扭動尾部,以稍長的尾鰭下緣在海面劃出眾多優美的連接號。當累積足夠的動能,就可打直魚身、攤平胸鰭,如滑翔翼般離水,短暫飛行一段距離。由此快速轉換身處的環境,躲避原本可能的敵害。



台灣爺蟬羽化 蘇同新(成功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


台灣爺蟬屬珍貴稀有的保育類物種,由於族群數量稀少,完整羽化記錄並不多。羽化依姿態的演替,約略分為10個步驟:出土、定著、背裂、探頭、引體、翻正、抽身、展翅、晾翅與顯色,需6~8小時。其中水藍色的成體,從對比強烈的黝黑蟬蛹蛻殼蹦出,尤令人感受到生命力的強韌。翅膀與體色顯著的轉變,彷彿為離開地底飛向空中的嶄新生命,戲劇性地增添華麗妝點。演化的強大與絕妙,在台灣爺蟬的羽化過程中展露無遺。




神經脈絡 林雅婷(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許博泓(長庚大學電機系)


神經脈絡就像現今社會的人際網絡,密集且繁複。誰接著誰,誰又牽著誰;誰右手拉著東,誰又左手勾著西。本作品利用神經細胞染色,突顯出社會中個體與個體間繁雜的人際交往關係,人與人或許無關係卻又有關係,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




水內聚力與螞蟻鄭焜龍(嘉義縣文昌國小)


螞蟻是好奇的昆蟲,聞到什麼都會靠近、觸碰看看!水的內聚力佳,在螞蟻的觸碰下也不會破裂。此為內聚力影像實驗記錄,加上拍攝時燈光的適度照射,使水滴不只晶瑩剔透,更反射背景的紅花,讓畫面更加立體!




海草上的翡翠寶石 蘇俊育(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翡翠蜑螺的食衣住行都和海草緊密相連。翠綠且點綴白斑的殼色,在海草床中是良好的保護色。海草的葉片除了提供隱蔽性良好的立體棲息空間,也提供充足的食物來源。牠利用齒突上大而銳利的側齒,穿刺刮破海草的纖維表皮吸取汁液。檢視海草葉片,會看到翡翠蜑螺產下的半圓形果凍狀卵塊,半透明卵塊裡有一顆顆的卵。當卵發育至披面幼蟲期後,會突破卵鞘進行浮游生活,直到著苗在下一片海草葉,開始新的生活。



短暫之美謝振岡(威臣科技公司)海草上的翡翠寶石 蘇俊育(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時常在路上,看著面帶笑容的孩子,手上拿著泡泡水,吹出一顆顆的泡泡,泡泡隨著光線折射,讓我看見了短暫而美麗的色澤,這稱為「薄膜干涉」。一束光照射於薄膜上,由於折射率不同,光波會從薄膜的上界面與下界面分別反射,且相互干涉而形成新的光波。泡泡水中的油與水,會因為重力及微氣流的影響,在薄膜上產生不同的變化,所以細看之下,每次呈現的色澤與紋路都截然不同。




大澗黽若蟲與自己的漣漪 康寧(自由業)


大澗黽若蟲在水面快速移動時會留下漣漪,使用微距鏡頭配合外置閃光燈,在1/320秒高速閃光同步下,凝住了還在擴散的漣漪。這是對物種本身、行為和移動方式的科學記錄。




好像少了兩隻? 陳鴻生(台中市清水高中)


黃斑椿象是平地常見的一種椿象,拍攝過程中,常發現有平腹小蜂(寄生蜂)在卵上寄生,就知道這一窩無法孵化了。白色卵鞘蓋上的黑色三角物體,是黃斑椿象若蟲自備的孵化破卵器,若蟲用此破卵器打開卵蓋,孵化後便遺留在卵蓋邊,也有可能掉入卵殼內。照片中一共有12粒卵,去掉2粒孵化失敗,共有10隻幼蟲。黃斑椿象雌蟲在產卵時,經常以12粒卵為一組,至於為何如此?會是有趣的研究主題。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