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更棒的腦到底好不好

提升腦功能的新科技,將引發一連串倫理問題的討論。

撰文/卡普蘭(Arthur L. Caplan)
翻譯/姚若潔

生命科學

更棒的腦到底好不好

提升腦功能的新科技,將引發一連串倫理問題的討論。

撰文/卡普蘭(Arthur L. Caplan)
翻譯/姚若潔


我們已經有能力找出某個特定的基因,並操縱它,所引起的革命帶來各式各樣的倫理大戰;但發生於腦科學的另一項革命,同樣影響深遠,卻沒引起多大關注,真教人驚訝!


神經科學在許多領域的進展,不只是揭露腦大致上如何運作,更對於我們如何產生意向、思想、感覺,如何導致折磨許多人的精神失常,提供訊息。現在尖端的造影工具讓科學家得以隨時看到腦中何處活化,觀察藥物、恐懼或其他刺激的作用。雖然如此,研究者目前對於腦部功能的了解仍相當有限。但情況即將改變,由於腦 的結構與活動對精神健康與行為的影響,比基因更為直接,因此能「讀腦」的能力將比遺傳學知識更廣泛(起碼同樣廣泛)用於篩選求職者、診斷與治療疾病、決定誰符合殘障福利,甚至最終應用在腦功能的提升上。


已有律師試圖以腦部掃描來證實他們委託人的清白。政府機構正考慮對軍機飛行員、太空人與特務進行腦部掃描,看看他們對壓力或誘惑的反應。醫師把儀器植入腦部,幫助病人對抗帕金森氏症。也有人談到用藥丸幫助軍人消除戰爭的恐怖記憶,或以植入的裝置修復甚至加強記憶。沒有顯著學習障礙的中學生服用利他靈與 其他精神刺激藥物,以在考試時進入較佳狀態。上述活動都與倫理學相關,驅使我們考慮誰可能受到傷害、該如何保護那些人。目前,問題比解答多得多,但首要任務是找出關鍵的議題。


我們很難說偵測與改善腦部疾病有什麼根本上的錯誤,但這些嘗試仍產生嚴肅的議題,跟基因檢測與治療的能力帶來的議題十分相似:對某個人的風險處理程序是否公平正當,有什麼判斷基礎?該由誰來判定?是不是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利堅持:除非本人同意,否則不該有任何測試或干預、也不該把測試成果公開?


儘管人們能夠接受修復明顯腦傷的想法,但換成要改良原本已運作良好的腦子時,就不容易接受了。美國人特別相信人應該保有他們原有的東西,擁有一顆因為藥物、晶片或移植而變得更好的腦子,看來是不曉得所為何事。


但是利用治療阿茲海默症或注意力缺失的技術來加強正常記憶,真的那麼恐怖嗎?如果一些新發明(譬如在腦部海馬植入晶片)可以讓人在數分鐘之內學會法語,或用較快的速度讀小說,到底有什麼壞處?我們不該為了加強新生兒腦部發育而移植?如果修改腦子可以讓他表現得更好、比雙親更有成就或更有能力,這樣的 改變真的不道德嗎?


我看不出改良與強化我們的腦,到底有什麼錯。為了說明我的想法,讓我們看看下面可能的反對意見。


其一是認為改變神經元來增強腦的能力,可能會威脅人類的平等;如果變得比較優秀,這個人就會更有成就、贏得更多尊敬。但是受人尊重的權利,從來不是依據生物學上的平等或行為來衡量,就好像行動不便者與病患一樣,他們不該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應該享有平等的幸福與機會,未接受腦部改良的人也是如此。


很多人相信腦部改良是不道德的,因為有些人的腦部可以得到改善而其他人不行,這是不公平的。的確如此,如果沒有任何確保人們得到腦部加強技術的措施,就會有不公平。但如同補習班、音樂營或數學家教,在在提醒我們以外力增強心智能力的不公平現象,早已存在了。當然,這些事情不會使不平等變成正當。不過, 解決之道是提供公平的管道(無論是老師或可植入的晶片),而不是遠避改善的想法。剛好我兒子就是特權份子,因為他上的是私立學校,當我對鄰近貧民區的人說我兒子念私立學校時,他們不會說我該為我給兒子的好處而感到羞恥,沒有人會主張較好的教育是不道德的。他們會說:「我也希望能讓孩子有較好的教育。」


即使把平等問題先擱著,難道腦部工程不是違反自然嗎?如果我們開始自我改良,也許能做更多事,但這樣一來,我們仍是人類嗎?這個問題的破綻,只要看看下列這些人就知道:戴眼鏡的、用胰島素的、有人工髖骨或心瓣膜的、器官移植的、坐飛機的、染髮的、講電話的、坐在電燈下的,還有吃維他命的。這些到底有什麼問題?難道我們會因為開車上班而不是走路,就比較不像人嗎?我們可能會因此比較不健康,但信賴交通科技會使我們比較難被辨認出是人嗎?真的有一個自然的界限,只要超過它,我們做為人的本質就會明顯因那些改變而玷汙?當然不是!人性本就是想要改善世界、改善自己。


最後,有些人可能會爭論,腦的改良是錯的,因為不可避免的是,它帶有強迫性。政府或公司將用各種巧妙的手段說服我們:除非我們盡可能擁有最好的腦,不然會讓自己的家庭與社群地位下跌。如果不去改良,在求職與追求社會成就上很可能會落後他人,這也給人不改良不行的強迫感。但答案並不是阻止改良,而是確保 改良是自由選擇的結果,而非受人脅迫。


不過,現實世界中的人不太可能需要脅迫才去追求腦子的提升。市場驅動的社會鼓勵提升,宗教與世俗文化同樣都從精益求精的人們身上獲得好處;地球上每個宗教都視自我提升與子嗣進步為道德責任。如果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迫在眉睫的腦知識革命,將要求我們建立法律與社會制度,讓大家都有公平的管道,去選擇從事大部份人認為該做的事。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9月187期好奇心丈量太陽系 卡西尼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