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

擁抱高速學校

巨量資料進入校園之後,接著就是寬頻上網了!如此一來,每一位教師和學生才可公平擁有最新的數位學習工具。

撰文/鄧肯(Arne Duncan)
翻譯/王心瑩

資訊科技

擁抱高速學校

巨量資料進入校園之後,接著就是寬頻上網了!如此一來,每一位教師和學生才可公平擁有最新的數位學習工具。

撰文/鄧肯(Arne Duncan)
翻譯/王心瑩


數年前,我有機會造訪未來世界,它是在美國底特律的福特老師(Kristie Ford)的教室裡。我造訪的那一天,五年級和六年級學生正熱熱鬧鬧地忙於各種活動,而且不需要福特老師的密切指導。福特老師正在與幾名學生講話,其他學生則分成幾個小組,有些在討論他們正在學習的太陽系知識,有些則趴在地上製作3D模型,還有其他人沉浸於筆記型電腦裡的各種學習遊戲和應用程式。


不過,布倫達.史考特演藝學校的福特老師和其他老師心裡很清楚,這樣熱鬧的活動不只是嬉戲、有趣的作業和很酷的科技而已。在這種表象之下,他們其實有一套計畫:以數位科技從背後提供支援,針對每個學生的需求量身打造學習內容。


在傳統教室裡,學生上完一堂課再移動到下一堂課,而且是整個班級一同行動,不管他們是否學會,或是學習進度已經超前。而在這裡,每個學生可依自己的步調,根據自己所需,花較多或較少的時間來修習一堂課,然後再繼續下一堂課。每個孩子遵照各自的學習計畫,而福特老師則從範圍廣泛的數位素材中為學生提供教材,來源包括傳統出版商、免費取得的「開放」教育資源,以及她自己準備的教材。


數位革命幾乎改變了我們日常生活的每個層面,從購物方式到通訊方式,乃至如何找到約會對象。學校往往是最慢接納創新事物的地方,如今也開始接受這場數位革命。以福特老師班上的學生來看,好處顯而易見。然而她學校的進展並不能做為標準規範,危險之處在於數位學習工具可能無法縮短長久以來的學習落差,反而 會讓最有優勢的學生得到的好處多到不成比例。


正因如此,美國歐巴馬政府採取了許多步驟來確保數位學習的接觸機會和公平性:資助研發創新方法,針對學生的需求量身打造學習內容;資助各州主導的提升學習標準計畫,研發新的評量方法;總統也設定一項重要的五年挑戰,要讓每個學生幾乎都能使用寬頻與無線網路。不過這需要每個人(包括教師、科技研發人員、 系統經營者)齊心協力,確保每個地方的學生都能享有福特老師的學生所擁有的機會。


今日的小學生將會大約在2030年從大學畢業,他們的工作生涯也將延伸到21世紀後半葉。可以想見的是,他們從事的經濟活動必將比我們更仰賴知識與科技,因此我們的學校必須讓學生具備好進入未來世界的競爭力,而且最好要做得正確。他們的準備程度將決定國家的經濟實力。


打造沒有圍牆的學校

其中,數位科技將是確保他們預備就緒的關鍵,這會讓學校的圍牆變得空前通透,無論對學生或教師來說都是如此。教師之間可以保持密切的聯繫,不只分享教學內容,也可透過線上合作分享更有效的教學策略,甚至彼此教學相長。學生透過網路通訊和串流視訊(特別是偏遠地區的學生或修讀名額有限之進階課程的學生),可以與數千公里外的專家保持聯繫,也可取用無限的教育資源。

同時,研發人員也發展出行動裝置的學習應用程式,幾乎在所有地方都能使用,許多熱門的教育應用程式更是由教師和軟體開發人員共同設計。科技也可以把線上學習和面對面學習融合在一起,使教師能夠有彈性地把學生分成不同小組,也能把學生學習過程的豐富資訊提供給教師。

此外,諸如可汗學院(Khan Academy)這類網站,也可根據需求隨時提供各種觀念的解釋,從加法和減法乃至類星體和星系碰撞,學生從行動裝置便可取得,而且學生可從事各種虛擬的模擬活動,例如可用虛擬方式在一個有機化學分子裡面走來走去,彷彿身在一棟建築物裡。

學生適應新科技的速度令人驚歎,大約有1/3的美國高中學生選修線上課程,也有數百萬人註冊來修習網路大學提供的課程。

這固然令人十分興奮,但我仍相信任何一種科技都不能完全取代學校教育。我甚至堅信,科技無論如何都無法取代教師。教育者和學習者之間有極重要的人與人連結,而這永遠是教育最重要的活力所在。然而,科技可以強化這種活力,因為科技可幫助教師更有效率運用時間和才能,並為個別學生的需求和興趣量身打造個人化的學習經歷。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8月186期科學養腦 失智展曙光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