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

MOOC的魔法

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MOOC)可以把世界一流學府的教學內容,送到地球上最需要的地方!

撰文/巴托勒特(Jeffrey Bartholet)
翻譯/鍾樹人

資訊科技

MOOC的魔法

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MOOC)可以把世界一流學府的教學內容,送到地球上最需要的地方!

撰文/巴托勒特(Jeffrey Bartholet)
翻譯/鍾樹人


烏威圖塞(Tujiza Uwituze)工作認真,曾經在她就讀的盧安達中學班級裡名列前茅,但是以國際水準來講,她所受的教育卻相當貧乏。教師只是要她把上課內容背起來,然後複誦,而且學校裡完全沒有電腦可用。結果,烏威圖塞沒把英文學好,電腦技能也很差。她和伯公住在盧安達的首都基加利,存款只有75美元。儘管她那麼努力工作,而且很想成功,但夢想卻遙不可及──或者應該說,如果少了某項可能澈底改造她一生的創新計畫,夢想可能永無達成的一天。


這項實驗叫做克卜勒計畫,由小型非營利組織「盧安達世代」負責執行,目標是利用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MOOC),讓盧安達的年輕學子接觸一流學府的教育,這群學生大多出生於1994 年的種族大屠殺事件前後。克卜勒計畫的第一項測試從2013年3月開始,以英國愛丁堡大學的線上課程「全球挑戰下的批判性思考」做為「前導」課程的內容,挑選10多名學生觀看由MOOC平台下載的教學影片,然後在基加利的教室裡接受教師現場指導,展開小組討論,並且接受訓練課程,這種教育方式稱為「混成學習」(blending learning)。


對烏威圖塞這樣的學生來說,這是個特別的機會。1994年,當胡圖人屠殺80萬名圖西人與圖西族的支持者時,她還是個嬰兒。她的家人在種族大屠殺期間逃離盧安達,先是到蒲隆地,然後到坦尚尼亞,再到肯亞。她說:「我們失去了錢、房子,失去了一切。」逃亡多年後,烏威圖塞唯一真正擁有的,只剩上學這件事。她在14歲回到盧安達,2012年11月從中學畢業。盧安達公立 大學教學水準不高,一年的學費大約要1500美元,遠超過烏威圖塞全家所能負荷。烏威圖塞有三個姊妹,母親沒有工作,因此她要負擔家中生計。她原本向某機構申請補助,希望取得美國大學的獎學金,但遭拒絕,機構裡的工作人員建議她參加克卜勒計畫,於是她參與了前導課程,成為測試MOOC教育的15名學生之一。之後,烏威圖塞申請進入規模較大的班級,即可在2013年秋季註冊完整的MOOC課程。


克卜勒計畫於2013年秋季課程只接受50 個名額,卻有多達2696人來申請。其中600名學生獲邀參加4月的考試,再選出200名晉級決選,烏威圖塞就在其中。這200名學生必須接受個別面談,並參加小組活動,由克卜勒計畫的工作人員從旁評估學生的個人特質,像是領導力、合作能力,以及解決問題的技巧。計畫的目標 是組織一個有各種人格特質的班級,兼具外向與內向、幽默與認真、富創意與道德。風險相當高。穆塔巴茲(Aime Mutabazi)沒通過秋季課程的初選,感到很徬徨。他大多數的男性親戚,包括父親在內,都在種族屠殺事件裡喪命。現在他與跛了一隻腳的母親同住,她在一間小泥屋裡賣木炭賺取生活費。穆塔巴茲問:「你能想像自己遇到了問題,卻沒有人伸出援手的狀況嗎?教育就像一股神奇力量,可以打開世界上的任何一扇門。如果接受教育,就能主宰自己所處的情勢。」


烏威圖塞通過了決選。她原本想當飛行員,現在覺得那個夢想太遙遠,於是選擇從事銀行業。透過克卜勒,她將能學習商業與金融。她說:「教育是我唯一的生存之道,也是我照顧妹妹的唯一辦法。」被選入秋季班的學生可免費選修一流大學的線上課程,還有從美國前來基加利的老師提供支援與指導,也有人幫忙支付生活開銷。盧安達世代執行董事霍達里(Jamie Hodari)估計,初期課程設計與評估的成本大約十萬美元,之後每位學生每年的學費大約2000美元,包括筆記型電腦和教師薪資,他希望這筆金額能下降到1000美元。學生一開始會接受相同的課程,目標是取得一般學科的兩年修業證書,主攻商業科目。商業課程來自美國南新罕布夏大學一項新課程方案,是根據能力頒發學位,而非上課時數。在修課第二年取得證書之後,克卜勒計畫預計提供各學院的企業管理學、資訊科學,也許還有工程科系的學士學位課程。


烏威圖塞對於這種線上教育方式有些疑慮,她擔心計畫可能進行不下去,也擔心取得的證書不能廣為接受,但她相信自己在克卜勒計畫學到的知識一定勝過盧安達傳統大學,她說:「這裡的學生很窮,能遇到現在這種機會,必須把握。」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