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斑斑血淚話童工

全球有兩億多名童工,他們是貧窮社會裡最便宜的勞工,
也是經濟活動下最可憐的犧牲品……

撰文/巴蘇(Kaushik Basu,康乃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卡爾馬克斯國際研究教授、比較經濟發展計畫主持人)
翻譯/黃中憲

其他

斑斑血淚話童工

全球有兩億多名童工,他們是貧窮社會裡最便宜的勞工,
也是經濟活動下最可憐的犧牲品……

撰文/巴蘇(Kaushik Basu,康乃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卡爾馬克斯國際研究教授、比較經濟發展計畫主持人)
翻譯/黃中憲

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初萌之時,發明家對自己發明的目的往往直言無諱。滾紡機發明人之一的英國技師魏雅特,提倡這項發明可縮減紡織廠的人力。魏雅特說這個機器操作簡易,因此企業不需要那麼多嫻熟紡車操作的工人,以童工取代即可。他在1741年寫道:「採用這機器後,原僱用百名紡工的布商可以辭退其中最優秀的30名,另外僱用10名羸弱的人或兒童。」英國首席檢察官接受魏雅特的論點,在批准其專利申請時註明「連五、六歲小孩」都能操作該機器。


因發明便於童工操作的機器而受到頌揚,已是陳年往事。到19世紀末期,童工在大部份工業化國家都已漸漸減少,但放眼今日世界,這問題仍未完全解決。據國際勞工組織統計,2000年全球有1億8600萬名5~14歲孩童(約佔全球孩童人數的1/6)為非法勞工,其中大部份在開發中國家。這些孩童中有1億1100萬名從事開礦、營建與吃重田活之類的危險工作,對其健康造成終身影響;約800萬名孩童為奴工、少年兵或雛妓。


這些數據還不可盡信。童工數量向來難以估算,甚至何為童工也難以界定。國際勞工組織作風謹慎,未將從事一般家庭雜活的小孩視為童工,但從某些方面來看,這種方式不但高估、也低估了這個問題。有時他們會把還算合理的工作量當成童工的界定標準,數據因此有灌水之嫌;另一方面,他們又嚴重低估了家中女童的工作量,這些女童往往因此而失去受教機會。儘管有這些質疑,研究人員都同意國際勞工組織的估計接近實情。


對此我們該有何做為呢?這要看童工為何發生,以及持續發生的原因為何。由於有大批且愈來愈多人投入研究,近年來我們對這問題的了解深入許多。因為這些深入研究,許多政治人物和決策者過去對童工所抱持「絕不容忍」的立場也隨之遭到質疑。1990年代常可聽到要求立即禁止進口童工製品的呼聲,社運人士也試圖把世界貿易組織拱出來,對童工盛行的國家施予貿易制裁。遺憾的是,這些呼籲肇因於不折不扣的誤解,且往往存有利己的經濟保護主義;打著關心貧困兒童的幌子,實際上是要保障國內就業機會免於外國的競爭。


反童工可能導致什麼不良後果,在尼泊爾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1995年所做的研究,1990年代反童工人士疾呼全球聯合抵制出自兒童之手的手織地毯後,許多尼泊爾地毯製造商聞訊,立刻將童工解僱,結果有5000~7000名女孩淪為妓女。立意良善的運動,最後反倒傷害了原欲保護的對象。若是對經濟學有更深入的了解,就不致犯下這樣的錯。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02月192期比特幣迎接未來金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