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透視催眠

催眠雖然常被詆毀為造假或只是一種願望投射,但如今已經證實催眠確有其事,並有許多治療效果,尤其是控制疼痛。

撰文/納許(Michael R. Nash)
翻譯/姚若潔

其他

透視催眠

催眠雖然常被詆毀為造假或只是一種願望投射,但如今已經證實催眠確有其事,並有許多治療效果,尤其是控制疼痛。

撰文/納許(Michael R. Nash)
翻譯/姚若潔


「現在,你覺得越來越睏,很想睡覺.......」
在一間維多利亞時期風格的起居室中,坐著一名年輕女子,一個穿 背心的男人在她面前,來回搖晃一只懷錶。這名女子盯著鐘擺般的懷錶,眼珠隨之轉動。不久,她倒在椅子上,眼睛閉著,用平板且毫無生氣的聲音回答催眠師的問題。


每個人都在電影或電視中看過類似的情景。事實上,一提到「催眠」,很多人立刻就想到懷錶。不過,現在的催眠師多半只要求人們盯著一個小而且固定不動的目標,例如牆上一枚有顏色的圖釘,同時實施「語言誘導」,通常是利用安撫性的字句讓人放鬆及專心。


但是,催眠是真實的現象嗎?如果是真的,又有什麼用處呢?過去幾年,研究者已經發現:受催眠者對暗示會主動回應,即使有時候他們覺得自己思想與行為上的戲劇性變化是「不受控制」發生的。在催眠時,腦似乎暫時停止判斷進入的感覺訊息是否真實。雖然原因還不清楚,但是有些人比較容易被催眠。不過,研究者已發現,催眠術在醫療上能夠控制慢性疼痛、對抗焦慮,而當催眠與傳統的手術室程序適當結合時,甚至可以幫助病人在門診手術後痊癒得更快。


直到將近50年前,科學家才有了適當的工具及研究方法,可以區別催眠的真相和誇大的言論。現在認知科學的領域裡,已經開始研究催眠現象,相關論文也發表在篩選最嚴格的科學與醫學期刊上。當然,場面誇張的娛樂性舞台催眠秀仍然沒有消失。但目前的最新發現是,使用得當時,催眠的力量可以改變認知過程,包括記憶與疼痛的感知。


評量真正的催眠

要適當研究一個問題,研究者首先必須找到測量的方法。在催眠中,所使用的標竿是「史丹佛催眠感受性量表」,通稱為史丹佛量表。這份量表是在1950年代由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家懷茲侯佛(AndreM. Weitznhoffer)與希加德(Ernest R. Hilgard)所設計,至今還在使用,以決定受試者對催眠的反應程度。舉例來說,史丹佛量表的其中一個版本,是由一系列的12項活動組成,例如讓受試者伸展胳臂,或是嗅瓶子裡的東西,以測試催眠狀態的深度。在第一種狀況中,受催眠者聽到自己拿著一個很重的球,如果手臂因為這個想像的重量而下沉,就算是「接受」這項暗示。在第二種狀況,受催眠者被告知失去了嗅覺,然後有一小瓶氨水在鼻子前晃動。如果他們毫無動作,就被認為對催眠有反應;如果表情改變且後退,則表示沒有。


史丹佛量表的分數為0 ~ 12分,0 分表示對於所有的催眠暗示都沒有反應,12分表示完全有反應。大部份的人都位於中間值(5 ~7分之間);95%的人都至少有1分以上。


催眠是什麼?

由於研究者都以史丹佛量表為研究基礎,持不同理論觀點的研究者對於催眠的幾項基本原理,已建立了共識。首先,是一個人對催眠反應的能力,在整個成年期非常穩定。有一項研究讓人不得不同意這點:隔了10、15與25年後再以史丹佛量表測試當年希加德的受試者,結果分數都大致相同。許多研究已經顯示,一個人在史丹佛量表上的分數幾乎就像智商一樣,是經久不變的。另外,證據指出,對催眠的反應程度可能與遺傳有關:比起同性的異卵雙胞胎,同卵雙胞胎的史丹佛量表分數比較接近。


一個人對催眠的反應程度,在面對不同的催眠師時都相當一致。催眠師的性別、年齡與經驗,對於受試者被催眠的能力幾乎沒有差別。與此類似的是,催眠成功與否,也與受催眠者是否有強烈的動機或意願無關。一個很有反應的受試者,在各種不同的實驗條件與治療狀況下,都可以被催眠。而較不易被催眠的人則否,不管他們是否努力嘗試,都不容易被催眠。不過,負面的態度與預期卻可以干擾催眠。


有些研究已經顯示,催眠與人格特質無關,例如輕信、歇斯底里、精神病理狀況、信任、攻擊性、順服性、想像力以及社會服從性格等。而引人注意的是,催眠卻和個人是否容易投入某些活動有關,例如閱讀、聽音樂與做白日夢。


在催眠狀態下,受催眠者的行為並不像被動的機械人,卻是主動的問題解決者。受催眠者在反應中會加入個人的道德與文化思想,敏銳回應實驗者傳達出的期待。不過,受催眠者並不需要努力去達成催眠者暗示的行為,反而常覺得毫不費力,彷彿它自然就發生了。有過被催眠經驗的人通常會說:「手變得非常重,就自己沉下去。」或是說:「突然間,我發現自己感覺不到疼痛了。」

現在有很多研究者相信,這類型的連結中斷正是催眠的核心。在對暗示做出反應時,受試者無意識地移動,偵測不到本來應該十分疼痛的刺激,或是暫時忘記熟悉的事物。當然,這些事情也常發生於催眠之外,例如在日常生活中偶爾會發生,或較為戲劇性地出現在某些精神或神經性失調中。

利用催眠,科學家已經在實驗室中製造出暫時的幻覺、強迫作用、某些形式的記憶缺失、錯誤記憶、還有妄想,所以這些現象可以在控制的環境中加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