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謎樣的中醫針灸

西方科學研究認為,中醫針灸療法漏洞百出!

撰文/英特藍迪(Jeneen Interlandi)
翻譯/黃榮棋

醫學

謎樣的中醫針灸

西方科學研究認為,中醫針灸療法漏洞百出!

撰文/英特藍迪(Jeneen Interlandi)
翻譯/黃榮棋


1971年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雷斯頓(James Reston)在中國一家醫院接受闌尾切除手術,當年寫下自己經驗的那篇文章今日依舊餘音迴盪。雷斯頓說,手術前醫師為他施打標準麻醉藥物利多卡因(lidocaine)與胺基苯甲酸乙酯(benzocaine),但術後用來止痛的方式是一種中國醫術:把細針輕輕轉動、插入皮膚特定部位,稱為針灸。

根據雷斯頓的說法,針灸是有效的。雷斯頓的故事讓一洋之隔的美國讀者著迷,但故事情節也因為受到這異國風療法的激情催化而走樣;沒過多久,人們相信中國醫生不只在雷斯頓切除闌尾後才使用針灸療法,而是在手術當中都用針灸來麻醉。美國人對針灸的興趣熊熊燃起來,目前還沒有退燒的現象。

雷斯頓描述的針灸療法,並非狂熱者所認為歷久不衰的古代中國智慧,事實上,早在17世紀就認為針灸是種迷信,到了19世紀則完全摒棄,改以更合乎科學的治療方法。一直到1950年代,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為了說服人民:雖然彼時財務與醫療資源極度匱乏,但共產黨政府還是有方法可以維持人民的健康,其中一項就是把針灸療法重新搬上檯面。

美國現今針灸療法的流行程度,甚至比當年毛澤東在中國推行針灸運動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每年有數十萬名美國人接受針灸,治療項目從止痛到創傷後壓力疾患(PTSD)等精神疾病都有,而美國政府也花費數千萬美元研究針灸療法。

但針對針灸的研究結果至今仍令人失望!研究認為針灸並沒有比各式各樣的假治療(sham treatment)來得好,對最常應用針灸療法且研究最多的疾病而言,研究人員的施針方式,無論使用的是細針還是牙籤、無論有沒有刺入皮膚、也不管是否根據經絡上的穴道位置或隨機選取部位來扎針,結果都有同樣比率的患者體驗到程度類似的止痛效果。

已退休的美國空軍外科醫師暨家庭醫師霍爾(Harriet Hall)長期研究針灸療法,他批評說:「所有證據都指出,(針灸)不過是較具戲劇性的安慰劑罷了。」但針灸療法的研究也並非全是負面,科學家在探討針灸療效的過程中也得出新見解,有利於研發目前亟需的創新疼痛療法。


針灸的小小止痛療效

針灸根據的是「氣」的概念,也就是針灸治療師所說:沿著20條稱為「經絡」的不同路徑、流經身體的生命力或能量。中醫認為經絡不通會造成氣血不順而致病,而把針灸的針插入特定經絡的特定位置(穴道),可以清淤除塞、促進氣血循環,使病人恢復健康。但氣並非科學認可的生物實體;許多研究指出,不管把針插在身體經絡的特定部位或是隨機選定的部位,效果都一樣。但許多支持針灸療法的人認為,針灸是有效的,只不過其中機制未知。

最能支持針灸療法的證據出現於2012年,紐約史隆凱特靈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篇包含20項研究、1萬8000名患者的綜合分析論文,指出傳統針灸療法的止痛效果,比安慰劑或假治療來得多一些。這項發現被廣為宣傳,認為是首次清楚證明針灸確實有療效的證據。但這樣的解釋很快就被批評者擊破!

批評者指出,針灸療法研究很難進行雙盲試驗,研究結果必有偏頗;此外,雖然治療組與安慰劑組的止痛效果統計檢定有差別,但患者不一定可以察覺。韋恩州立大學醫學院腫瘤外科學者戈爾斯基(David Gorski)在個人部落格中寫道:「(這篇論文作者的)論點是,如果疼痛等級以0~100來評量,患者只能察覺到等級為5的微小疼痛變化,但可能不是這樣。」

科學研究雖不支持針灸療效,卻擋不住人們對針灸療法的濃厚興趣。梅約診所與麻州綜合醫院現在都有專職的針灸治療師;健康保險計畫也開始有限度給付針灸療法,而沒有保險給付、必須自掏腰包的病人所支付的費用加起來有好幾百萬美元;科學研究結果也同樣無法阻止政府補助針灸療法的研究計畫,2008年迄今補助金額已超過7300萬美元。這段期間,麻州綜合醫院就獲得美國衛生暨福利部2600萬美元的補助,大部份用來進行針灸療法的腦造影研究。美國國防部也提供了1200萬美元資助針灸療法相關的合約與研究計畫。

持續資助針灸療法研究,原因之一可能與患者需求有關,但還有其他因素。輔助及替代療法國家中心主任布立格茲(Josephine Briggs)說,所有證據都指向針灸療法只具安慰劑效果,但她認為還是需要探討針灸背後的治療機制。她說:「一堆針可能具體改變腦部疼痛訊息的處理機制,這並非毫無可能。」

如同科學家發現以柳樹皮煮的茶可以減輕頭痛,因此找到了水楊酸、進而發明了阿斯匹靈的例子,許多研究針灸療法的科學家認為,他們的研究可能找到比針灸療法更為有效的疼痛療法;換言之,他們的目標並非要證明針灸療法有效,而是探索是否存在某種機制可以解釋針灸具有微小療效的原因,若是如此,這樣的機制是否可用來研發新的疼痛療法。


可能的止痛機制

科學家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持續探討針灸可止痛的多種生物路徑。當中最主要的研究成果是發現腺?(adenosine),一種透過降低發炎反應來止痛的化學物質。2010年一項小鼠研究發現,施針會誘發鄰近細胞釋放腺?到細胞外液,因而降低齧齒動物的疼痛程度。

研究人員先為小鼠注射一種化學物質,讓牠們對溫度與碰觸特別敏感,研究人員發現,接受施針的小鼠,血液裡的腺?濃度增加了24倍,而且小鼠尾巴對熱與碰觸刺激所反應的回縮速度也變慢了,等同於降低了2/3的不舒服感覺。若把類似腺?的化合物注入小鼠體內,效果與針灸相同;而注射延緩身體清除腺?的化學物質,則會因為更多的腺?停留在周邊組織的時間增長而加強了針灸效果。兩年後另一組研究團隊進一步發現,注射一種可以把其他化合物分解成腺?的酵素RAP,可以增加周邊組織的腺?含量,而達成長時間止痛效果,這種實驗方法稱為「RAPupuncture」。

研究人員對這兩項實驗感到興奮。因為目前用來止痛的方法有限,而且大都藉由操弄身體的疼痛管理系統,也就是所謂類鴉片系統。類鴉片止痛劑有很多問題,例如藥效隨時間遞減,而且與美國各地的藥物成癮與過量致死有關,因此美國疾病防制中心(CDC)最近建議必須嚴格控管這類藥物處方箋。而非類鴉片類止痛療法又很少,其中有許多需要重複注射或埋管才有效,而這些方式有許多副作用。腺?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機制,可以開發有潛力的止痛療法,副作用可能較少也比較不會成癮。我們還可改變腺?,延長它在體內停留的時間,製藥公司正積極評估腺?相關化合物做為藥物的可能性。


針灸的啟示

但無論腺?成為藥物的可能性有多高,這些研究仍無法證實針灸有療效,原因之一是研究人員並未證明只有針灸會導致腺?釋放;施針或許能使腺?大量釋放到周邊組織,但透過用力捏、施加壓力或其他物理刺激也都可達到同樣效果。事實上,這兩項研究都發現,其他機制若能啟動小鼠組織的腺?釋放,止痛效果就相當、或甚至優於針灸療法的止痛效果;另一個原因是這些研究結果並未支持廣告所宣稱的療效。局部的腺?釋放或許能減輕局部疼痛,但不代表可用來治療失眠或不孕。

科學家針對針灸療法所進行的大量研究,很有可能已經照亮一條明路,引領我們更加了解頑固性疼痛,甚至找到更好的止痛療法。這可能也正是好時機,好好跟隨這些探究針灸療法的研究結果沿路撒下的麵包屑,往前邁進。


註:『腺?』= 腺苷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2月190期記憶之網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