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動物智商知多少

動物聰不聰明,人類說了算?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生命科學

動物智商知多少

動物聰不聰明,人類說了算?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20年前我替另一家雜誌撰寫一篇關於靈長類動物學家兼作家德瓦爾(Frans de Waal)的人物側寫,因為一時想不到更好的標題,便先把標題暫定為「關於德瓦爾的文章」。教人哭笑不得的是,不曉得主編是故意還是不小心,那篇文章就這麼發表了。現在我有機會再次撰寫關於德瓦爾的文章,因為他即將發表新作《人類夠聰明到能夠判斷動物的智商嗎?》。這個答案是──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喬丹(Michael Jordan)在美國職棒小聯盟的0.202打擊率,顯然不適合用來評斷他的籃球技能。評估動物智商時也有同樣的問題。德瓦爾寫道:「在判斷動物有多聰明前,我們必須考量動物的各個面向與自然史。與其用人類擅長的技能來評估動物,為什麼不用牠們擅長的技能做測驗呢?」因此他寧可用「演化認知」而非「動物智商」來描述相關研究。譬如「要求松鼠從1數到10並不公平,畢竟算數並非松鼠必備的生存技能。」


書中還提到一項針對長臂猿的測驗。這種居住在樹上的類人猿比大猿的身材嬌小,但也十分聰明。在測驗中,長臂猿必須用一根細竹竿把香蕉勾到圍欄邊才能伸手拿到香蕉;黑猩猩與某些猴子很快就能得手,長臂猿卻屢試屢敗,因此被認為智商較低。直到其中一位研究人員貝克(Benjamin Beck)想到,長臂猿像鉤子一般的手很適合在樹枝間擺盪,但用來操作竹竿卻顯得十分笨拙。因此貝克重新設計一套適合長臂猿解剖學構造的工具,果然牠也能輕鬆拿到香蕉。


德瓦爾參考了烏鴉、豚類、鯨類等不同動物的研究,發現這些動物也相當聰明。身為艾茉利大學尤紀斯國家靈長類研究中心活水中心的主任,德瓦爾把大部份的研究時間都奉獻給人類的遠親:黑猩猩。今年4月德瓦爾造訪紐約時,告訴我一則發生在荷蘭阿納姆的伯格斯動物園中25隻黑猩猩的趣聞。他從1975年開始,花了六年時間研究這個族群。這些黑猩猩晚上待在圍籠內,白天則被放到鄰近的一座小島上。一天早上,德瓦爾與同事故意在黑猩猩面前提著裝滿葡萄柚的箱子前往小島。這是研究人員第一次這麼做,因此德瓦爾預期黑猩猩應該會很興奮,但牠們似乎對葡萄柚視而不見。


研究人員把葡萄柚藏在島上,想觀察黑猩猩如何尋找這些水果。德瓦爾說:「當我們提著空箱子回來,黑猩猩頓時興奮起來,蹦蹦跳跳、大聲叫喊、互相拍打對方的背。我從未看過動物對空箱子那麼興奮。牠們一定是理解到,既然我們去時箱子是滿的、回來箱子是空的,那些葡萄柚一定是留在島上了。待會兒牠們便能在島上開水果派對囉!」


但事情還沒完。當黑猩猩被放到島上後,有些黑猩猩經過幾顆半埋在沙中的葡萄柚時毫無反應,研究人員以為牠們沒看到那些水果。但有隻低階的雄猩猩,趁同伴們午睡時偷偷回到埋藏水果的地點。德瓦爾告訴我:「牠很清楚水果埋在哪裡,但在看到水果的當下決定默不作聲,否則更高階的猩猩便會把水果搶走。這種快速的策略性思考,正顯示黑猩猩了不起的認知能力。」

所以如果還有人不相信人類是從猿類遠祖演化來的,他們大概沒有資格判斷動物的智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