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一杯咖啡錢,救百萬孩童

富裕世界的10億居民,每人每年捐助三美元,可讓數百萬的孩童免於病痛和死亡。

撰文/薩克斯 ( Jeffrey D. Sachs )
翻譯/林筱雯

環境與生態

一杯咖啡錢,救百萬孩童

富裕世界的10億居民,每人每年捐助三美元,可讓數百萬的孩童免於病痛和死亡。

撰文/薩克斯 ( Jeffrey D. Sachs )
翻譯/林筱雯


我們的地球上有許多絕妙的機會,能以科學為基礎來改進人類福祉,而且花費並不多。但是政策制定者跟大眾經常看不見這些機會。最好的例子莫過於熱帶疾病的治療方法。這些致命疾病折磨數百萬人,但美國人和歐洲人卻對它們一無所知。


專家對這些疾病的正式名稱是「被忽視的熱帶疾病」,縮寫為NTD(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這些傳染惡疾導致的病痛、殘疾、死亡,總體影響和愛滋病、結核病、瘧疾相當,但是,我們對它們的了解卻十分不足。部份原因是受這些疾病所苦的,只有熱帶地區的窮人。


NTD中有七種藉由蠕蟲傳染:鉤蟲病、鞭蟲病、蛔蟲病、血吸蟲病,還有龍線蟲病(幾內亞蠕蟲病)、蟠尾絲蟲病、淋巴絲蟲病。另外三種是原蟲傳染:利什曼病、錐蟲病、南美錐蟲病。最後三種是細菌感染:麻風、砂眼、和布魯里潰瘍。


十三種疾病中,九種(七種蠕蟲傳染病,以及麻風和砂眼)有廉價又有效的預防和治療方法,很容易控制。20多年來,在美國前總統卡特堅定的支持之下,用薄棉布濾水,大幅降低了龍線蟲病的罹患率。以除蟲劑處理過的床帳(只花五美元,可使用五年),能防止淋巴絲蟲病,也能降低瘧疾的傳播。


除了龍線蟲病之外,醫學界透過常規性的治療,將感染人體的病蟲數降到可容忍的最低限度,就能夠控制其他所有蠕蟲傳染病。例如,在蠕蟲和蛔蟲傳染盛行的地區,所有學童必須接受除蟲藥治療,有些治療每年進行三次。製藥公司也已經參與,包括默克、葛蘭素史克、嬌生、輝瑞、諾華、賽諾菲巴斯德等公司都捐助藥品和其他物資,幫助他們對抗多種疾病。這些製藥公司全都熱心支持疾病控制計畫的擴展。


現在,正是政府該參與的時候了。美國目前援助了1500萬美元,來對抗NTD。這雖然是個開始,但是還不夠,非洲的完整援助計畫,每年需要2億5000萬美元,美國的援助仍然不到這個金額的十分之一。最好的策略是結合NTD控制和瘧疾控制。社區的公共衛生工作人員可以同時參與瘧疾和NTD防治,並且使用同樣的除蟲劑床帳,因為在赤道國家,瘧疾和NTD的地理分佈重疊程度非常高。而且,非洲地區有數以百萬計的兒童都是「多重宿主」,他們同時感染瘧疾和數種NTD。多重感染造成的傷害,可能會特別嚴重。


美國的政策制定者應該慎重思考:與其在不穩定狀況發生之後,才花費更多的預算派軍隊進駐;有效的疾病控制能夠促進經濟發展,對全球穩定和國際關係友好的幫助更大。過去的經驗證明,有目標的疾病控制計畫非常有效,即使在最貧困的國家也是如此。天花已經被撲滅,由著名的國際扶輪社推動的疫苗接種,也使全球的小兒麻痹症發生率,降低到原先的千分之一。

整體來說,控制非洲地區的瘧疾和NTD,每年所需的經費不會超過30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國防部兩天的花費。如果富裕世界的10億居民,每人每年都捐助三美元(相當於一杯咖啡的價錢)給疾病控制,每年有數百萬孩童可以免於病痛和死亡,而這些地區也不會因疾病和絕望而失控,世界可以免於危機。一個新組織「被忽視熱帶疾病控制全球網絡」(網址:www.gnntdc.org)正在努力協助實現這個捐助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