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生態旅遊考驗緬甸淨土

長期與世隔絕之後,現今的緬甸對外展現其秀麗的原始風貌,但豐富的資源帶來誘人商機,生態危機逐漸浮現。生態旅遊可兼顧環境保育與人民收入,但是充滿各種挑戰。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王心瑩

環境與生態

生態旅遊考驗緬甸淨土

長期與世隔絕之後,現今的緬甸對外展現其秀麗的原始風貌,但豐富的資源帶來誘人商機,生態危機逐漸浮現。生態旅遊可兼顧環境保育與人民收入,但是充滿各種挑戰。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王心瑩


重點提要
■有很長一段時期,緬甸同時在政治與經濟兩方面與世界斷絕聯繫,卻也因而保存了豐富的原始荒野。
■如今政策逐漸鬆綁,荒野環境該開發或保育的問題也浮現。發展生態旅遊以保護生物多樣性似乎是解決之道。
■然而要發展成功的生態旅遊計畫談何容易,更何況緬甸又有許多錯綜複雜的問題有待解決。


一個萬里無雲的1月份下午,兩名旅客爬進亮黃色的愛斯基摩獨木舟,出發去探索緬甸的印多吉湖(Indawgyi Lake),這是東南亞最廣大也最原始的淡水水域之一。湖面清澈平靜,充份映照出環繞湖岸的綠草濕地及聳立後方的蓊鬱山脈。瑞米茲佛塔的金色輪廓在地平線上閃閃發亮,宛如海市蜃樓;這是當地佛教徒的朝聖地點,一年之中大多數時間只有搭船才能到達。在這麼神聖的地方,連說話似乎都是禁忌,划著獨木舟的旅客既敬畏又驚歎,只有船槳規律的划水和滴水聲打破他們的靜默。


置身於緬甸這個東南亞本土上面積最大的國家,這種敬畏之情油然而生。由於受到殘暴的軍事政權統治了數十年,緬甸保有廣大的荒野,無人探索也沒有開發。緬甸的面積比美國德州略小,但擁有八種生態系,從長滿紅樹林的河口三角洲到覆雪的連綿山脈都有。緬甸的自然遺產大多保存得非常完整,與鄰近的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和中國相比更是如此;相較於其他東南亞本土國家,這裡的鳥種是最多的(超過1000種),哺乳類也多達250種,其中7種在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找不到。科學家每次只要進入緬甸無人探索過的叢林或珊瑚礁,幾乎都會找到新物種。


然而緬甸變化得很快。在仰光,許多新建築似乎一夜之間就冒出來,高速公路的觸角也延伸到難以想像的遙遠地區。隨著軍事政權逐漸放鬆管制,外國探勘者已經注意到緬甸擁有大量的木材、礦產和石油資源,也讓這個全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迸發出可觀的商業潛力。


面對這麼多外力,緬甸異常珍貴的野生動植物再也難保能夠持續生存。若要確保一部份野生動植物能夠抵擋國家邁入現代化而產生的改變,則需要同時說服政策制定者和當地社區,而且特別要從經濟觀點切入,讓他們知道保護野生動植物有其價值。這個觀念有證據加以支持:最近由歐盟委託的一項調查估計,緬甸的陸域和水域森林生態系每年可帶來73億美元的收益。


然而現今編列的國家公園財務補助全額只佔緬甸預算的0.2%,總共只有2萬6600美元,要分配給所有受保護的地區;這是根據斯里蘭卡一間永續發展顧問公司「環境管理小組」的環境經濟學家艾默頓(Lucy Emerton)所估計。她表示,就算緬甸想提高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資金,政府也沒有資金可投入。


如今保育專家認為,他們找到可能的解決方法就是生態旅遊,不僅能激勵緬甸人民保護國土上的野生動植物,也能獲取所需的經費。這種以大自然為主題的旅遊型式如果施行得當,便可採用環境能夠負荷且經營者能夠負起責任的方式來運作,還可教導當地居民和旅客了解保護野生動植物的重要。


理論上,若能訂定熱門自然景觀的旅遊價格,而且保證有外國旅客前來,應該有助於說服當地居民和政府一同保護價值連城的自然環境。然而即使在各方條件絕佳的情況下,要發展有效的生態旅遊事業,任誰都知道絕非易事,遑論像緬甸這樣政治動盪、極度窮困、交通極為不便的地方。旅客願意千里跋涉而來嗎?當地社區願意選擇生態旅遊而不伐木?緬甸政府願意為了保育紅樹林而放棄鑽探天然氣和石油?沒有人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如果不儘快制定政策保護緬甸的荒野,這座伊甸園很快就會毀壞。


搶在既得利益者之前


蒙柏格(Frank Momberg)正在緬甸帶頭發展生態旅遊。他是英國劍橋非營利組織「國際野生動植物保育組織」的保育專家,2006年他首度深入探索緬甸,其他保育專家幾乎全都撤出緬甸已久,因為在這裡武裝衝突和國際制裁持續不斷。蒙柏格一到那裡,眼前所見猶如「時光凍結的畫面」,到處都是牛車和小規模的有機農業社區,但最重要的是,他找到許多野生動植物。


這麼異常完好的環境保存狀況,其實是緬甸政府長久以來侵犯並壓制人權的結果。自從1948年脫離英國統治而獨立後,緬甸便因為各方勢力爭權奪利而風雨飄搖。1962年,緬甸聯邦的革命委員會掌權,隨之而來的是嚴重的貧窮,整個國家也近乎與世隔絕。


儘管有如此嚴峻的社會與政治現實,當時住在印尼的蒙柏格發覺,自從他首度造訪緬甸後,就非常渴望回到那裡,之後的每一次假期他都前往緬甸,而且每趟旅程都發現更多野生動植物,包括兩生類、昆蟲、植物和魚類,全是緬甸的新記錄種。最驚人的收穫是在緬甸西北角,蒙柏格等人發現了緬甸仰鼻猴(Myanmar snub-nosed monkey)這個新種。他建議國際野生動植物保育組織在仰光設立辦公室,但他們還沒準備好參與其中。到了2010年,情況開始改變,緬甸政府轉變成準民主政治模式,對於經濟和媒體的掌控也逐漸鬆綁;現今有些地區仍受到叛軍的掌控,但重要的停火協議已生效。因此蒙柏格終於在仰光設立辦公室,其他國際保育組織也跟進,同時有更多外國旅客開始抵達緬甸。


2012年,蒙柏格和同事跨出重大一步,他們開始尋找適合的地點,準備大膽嘗試首度以社區自行經營管理為主的生態旅遊。如此以社區為主體衍生出的多樣化經營模式,除了基於三大信念(自然、永續和教育),也會把發展重點放在讓當地居民獲得自主權和利益,因為基本上是由當地居民自己來經營旅遊事業,並建立合作制度來分配所獲利益。


邁馬拉島位於仰光西南方不遠處,島上的紅樹林區不難抵達,但有大批鱷魚出沒,因此未受政府青睞;然而想在新發現的緬甸仰鼻猴棲地附近發展旅遊業,計畫都會遭到無限期擱置,因為叛軍掌控了通往那片森林的道路。印多吉湖似乎是理想地點,這座湖泊孕育了將近450種鳥類,而且已正式列入野生動植物保護區,保護措施也涵蓋周遭森林,那裡是大象、瀕危的豚鹿和易危的東方白眉長臂猿的家園。更重要的是,當地居民對於開放社區讓外國人進入似乎頗能接受,保護區的管理人員亦然。印多吉湖野生動植物保護區主管泰溫(Htay Win)說:「如果當地居民能從旅遊業獲益,就會保護旅客想來觀賞的景物,也就是湖泊與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