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腦專輯】克服生活中的壓力

壓力,在焦慮與憂鬱症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撰文/薩波斯基(Robert Sapolsky,美國史丹佛大學生物科學及神經學教授)
翻譯/潘震澤(美國韋恩州立大學生理學博士、陽明大學生理學研究所教授)

生命科學

【腦專輯】克服生活中的壓力

壓力,在焦慮與憂鬱症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撰文/薩波斯基(Robert Sapolsky,美國史丹佛大學生物科學及神經學教授)
翻譯/潘震澤(美國韋恩州立大學生理學博士、陽明大學生理學研究所教授)

壓力的惡性循環


傳導壓力的線路相當分歧,有許多腦區參與並形成反饋迴路,有時會大幅強化某個反應。當實際或想像中的威脅活化了大腦皮質(1)的感覺及高級推理中樞,也就開啟了這個過程(圖中有所簡化);接著,大腦皮質將訊息送給杏仁體(2),它是壓力反應當中主要的調解者。某個前意識的訊息也可能從不同路線先行引發了杏仁體的活性(3);杏仁體釋放出腎皮釋素,刺激了腦幹(4),並經由脊髓活化了交感神經系統(5)。腎上腺受到交感神經的刺激,就產生壓力激素—腎上腺素;同時還有另一條不同的路線,引發腎上腺釋放糖皮質素。這兩種激素作用在肌肉、心臟以及肺臟,讓身體準備好進行「戰或逃」反應(6)。如果壓力持久不消,糖皮質素會引起藍斑核(7)釋放正腎上腺素,然後傳遞到杏仁體(8),導致更多腎皮釋素的生成(9),而再度活化進行中的壓力線路。


壓力導致抑鬱


焦慮的感覺可以像是無可救藥的情緒亢進,反之,重鬱症的特徵則是無助、絕望、無法做任何事情的虛脫感(精神性運動遲滯),以及喪失快感。因此之故,抑鬱具有不同的生物特性,也需要不同的醫療策略。不過,抑鬱與壓力之間也有關聯,而且證據相當充份。首先,心理壓力會有失去控制以及預期性的感覺,這對抑鬱來說也是個正確的描述;其次,在抑鬱這個毛病的發生早期,每次抑鬱發作之前似乎都會有重大的壓力事件發生;最後,用來控制像風濕性關節炎這種病症的糖皮質素,可能引起抑鬱。


壓力引發抑鬱的方式之一,是作用於腦中負責情緒及快感的通道。一開始,長期接觸糖皮質素會造成藍斑核神經元當中正腎上腺素的含量下降,這很可能代表該動物(或人)會變得較不專心、警覺性下降、較不愛動,於是就出現了精神性運動遲滯。

持續的壓力也會降低血清張力素的含量,以及額葉皮質中血清張力素受體的數目;血清張力素除了其他的作用外,對於情緒及睡眠週期的調節也可能相當重要。抵達額葉皮質的血清張力素通常來自中腦的縫合核,而該構造與藍斑核之間也會互相作用。讀者或許已經看出接下來我要談的:正常情況下,血清張力素會刺激藍斑核分泌正腎上腺素;當血清張力素的量變少之後,正腎上腺素的分泌也跟著變少,使得先前由於糖皮質素無止盡的轟炸造成的正腎上腺素短缺情況更形惡化。


壓力對於多巴胺這條快感通路的影響方式,乍看起來似乎與直覺不合。溫和與短暫的壓力,以及隨後出現的糖皮質素,增加了快感通路當中多巴胺的釋放;這條通路從中腦的腹被蓋區通往前腦的依核以及額葉皮質。在溫和或短暫的壓力下,個體接受了短暫且不那麼嚴格的挑戰,此時擁有更多的多巴胺,可製造出幸福的感覺。對人類或老鼠而言,這種情況所伴隨的工作是不那麼簡單,但成功的希望還滿大的;換句話說,那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刺激」。只不過在長期接觸糖皮質素之下,多巴胺的生成受到抑制,快樂之感也就逐漸消逝。


杏仁體與抑鬱似乎也有關聯,這點並會不讓人感到訝異。美國國家精神健康研究院的德瑞維茲(Wayne Drevets)報告說,從腦部造影可以看出,抑鬱症患者的杏仁體對於悲傷臉孔要比憤怒臉孔的反應來得強。還有,焦慮時出現的自主神經興奮性增強(相信是由杏仁體所主導),也經常出現在抑鬱患者的身上。這個現象乍看之下讓人有些困惑,因為焦慮的特徵是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戰或逃訊號,反之,抑鬱看起來則像是呆滯不動;只不過抑鬱表現出來的無助,並非安靜、被動的狀態,他們內心的恐懼,可是鮮活、刺痛、耗費體力、讓人分心且疲憊不堪的。抑鬱的傳統概念之一,是它代表了向內的攻擊性,一場全然在內部進行的巨幅情緒爭戰;該病症的生理資料也支持了這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