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走過SARS創傷

對抗SARS的第一線醫護人員,遭受的心理創傷有多嚴重?

撰文/蘇東平、周煌智

醫學

走過SARS創傷

對抗SARS的第一線醫護人員,遭受的心理創傷有多嚴重?

撰文/蘇東平、周煌智


引發心理創傷的經歷有許多種,產生的反應也可能不盡相同。被害人受到創傷後常發生的反應與症狀,都有很明顯的共通性,這個共通性就稱為創傷後壓力失調(PTSD)症候群。


大部份的人在遭遇創傷事件後,會有心理或情緒障礙的表現,其中某些人會出現急性、短暫性的壓力反應,而且會暫時性失能;然而對另一些人而言,卻可能發展成一種嚴重、慢性並長期失能的精神疾病的早期徵兆。


這兩種人在壓力事件之後的數天或數星期內,均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反應,包括情緒反應、認知反應、身體反應,以及人際關係反應,嚴重時甚至會發展成明顯的臨床症狀,例如憂鬱、恐慌、類似PTSD的症候群,或是類似頓失親人或財產的傷慟反應。


SARS對醫護人員的衝擊


2003年3月,SARS侵襲台灣,導致1萬3000人遭到隔離、356人受到感染,其中73人死亡。SARS的流行起於台北,之後又傳播到高雄,當時台灣民眾聞之色變,經過各界的努力之後,疫情才在7月初獲得控制。


受到SARS疫病影響最大的首推醫療護理人員,他們除了身體上可能受到感染的威脅之外,在心理精神層面也會出現災難後經常見到的精神疾病,包括PTSD、重度憂鬱症、恐慌、害怕以及失眠症。我們以台北榮民總醫院的醫護人員為研究對象,將接觸SARS的程度定義為不同劑量,以劑量效應(Dose-Response)的方式來探討其身心問題,劑量最低的是被隔離的醫護人員,中度劑量的是直接照顧SARS病患者,重度劑量的則是罹患SARS的醫護人員。


我們追蹤了107位劑量最低的醫護人員,並發現有5~17%的人在SARS流行被隔離時發生了精神症狀,其中以失眠、恐慌症、憂鬱、焦慮症狀以及PTSD為主;在SARS過後的第三個月,發生率下降一半;六個月時,幾乎完全消失,僅有一位有憂鬱症,少數幾位仍有較輕微的恐慌、焦慮症狀及失眠。


在SARS盛行期間,這些被隔離者很擔心他們的親人也會遭到感染,在工作、社交與家庭上的互動關係上,受到中等程度的干擾。然而研究也發現,家庭的支持提供了保護因子,可以降低受隔離者的身心壓力。特別的是,在SARS後的六個月,我們發現這107位被隔離者的身心狀態,比對照組的122位醫護人員來得健康,顯示小劑量的壓力,可能使心理、精神相對增強。


第二個研究是在SARS盛行時,針對在SARS病房(分為一般病房與ICU重症病房)直接照顧病患的70位醫護人員,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身心狀態評估。同時以非SARS病房(亦分為一般病房與ICU重症病房)的32位醫護人員做為對照組。結果發現,SARS病房的憂鬱症發生率,比非SARS病房高出13倍,而失眠的發生率則高出4倍。


此外,在SARS病房與非SARS的一般病房,具PTSD症狀者平均為29.7%,而在非SARS的ICU病房工作者卻僅有11.8%,表示後者在SARS盛行時,極少有機會被調至SARS病房工作,因而害怕、恐懼、噩夢及驚嚇等PTSD症狀相對減少。


進一步的觀察發現,SARS病房的醫護人員在工作一個月之後,對SARS的知識和經驗逐漸增加,其情緒、失眠及對SARS的負面感受也隨之降低,在心理層面上漸漸適應,血液中的壓力激素「皮質醇」(cortisol)濃度也在一個月後逐漸恢復正常。顯然在疫病流行時,有組織的工作環境和條理分明的照護步驟是避免感染、增加安全保護的最佳良方。此外,直接與SARS病患接觸的照護者,應該盡量降低其危險因子,例如避免讓有精神疾病史、年紀較輕以及對SARS持有負面感受的工作同仁參與。無可諱言的是,正向、樂觀的對應態度,和社會與家庭的強力支持,可以增強醫護照顧者對抗急性壓力的侵襲。


第三個研究是針對22位在照顧SARS病患時受到感染的倖存者,進行一年半及四年半的追蹤研究,內容包括精神症狀、認知功能、壓力激素及腦造影(腦神經細胞活動的測量)。結果發現,在SARS盛行時,2/3以上的個案都得到急性PTSD及重度憂鬱症;一年半之後降低至1/3左右;四年半後僅3~4位仍有輕微的殘餘症狀。而原本在SARS盛行時發生的害怕及恐慌症狀,於一年半及四年半追蹤時均已消失,然而少數個案的精神症狀卻變得十分脆弱,對媒體的災難報導十分敏感,導致症狀復發,有兩位個案甚至出現短暫的躁鬱症。


而認知功能的測驗則發現,患者的語言記憶在四年半後仍較對照組差。在壓力系統的挑戰試驗亦顯示,罹患SARS的醫護人員在注射皮質醇挑戰試驗後,相較於對照組,有功能失調的現象,而且其左側海馬迴的神經細胞活動力也比對照組低。


這些結果更進一步證實,罹患SARS的病患長期處於低氧狀態、使用大量類固醇以及精神嚴重創傷的聯合效應,在四年半後,腦部的海馬迴及杏仁體仍有殘留損傷,這種腦神經的脆弱禁不起生活壓力衝擊,容易導致精神症狀再度發作。然而,他們的生活機能、人際關係以及生活品質,在四年半後大致均已恢復正常。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