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60億人擠爆非洲

非洲人口的成長速度令人憂心,提升婦女地位及自主意識是最好的因應之道!

撰文/安格曼 ( Robert Engelman )
翻譯/林慧珍

環境與生態

60億人擠爆非洲

非洲人口的成長速度令人憂心,提升婦女地位及自主意識是最好的因應之道!

撰文/安格曼 ( Robert Engelman )
翻譯/林慧珍


重點提要
■如果非洲的生育率一直居高不下,到2100年時,人口將從目前的12億大幅成長為30~61億,這驚人的成長速率將使非洲及全球各地已經非常脆弱的資源更為吃緊。
■唯有提升婦女的教育水準、經濟、社會及政治地位,才能顯著降低非洲驚人的高生育率,女性需要容易且可便宜取得的避孕用品。模里西斯遵行這種整合策略,平均生育率已從每名婦女生育6名降到1.5名;突尼西亞的生育率則從7名降到2名。
■非洲男性也必須放棄生育的絕對控制權,並戒除因伴侶採行節育措施而施以家暴的行為。
■為了確保這些努力能夠奏效,政府領導人必須以教育宣導及相關政策,減緩人口成長。


地球資源有限,居住在地球上的人口越多,人類就必須面臨更激烈的資源競爭。全球人口持續增加中,然而近數十年來的變化令人慶幸,目前全球每位婦女平均生育2.5名子女,是1950年代初期的一半。全球有40%的國家,生育率等於或低於讓人口不增不減的「人口替代」水準,也就是每名婦女生育2.1名子女,人數剛好替代父母人數。


但是看看非洲,當地每名婦女平均生育4.7名子女,因此人口成長接近其他國家的三倍。非洲大陸為人類的起源地,它的未來卻令人擔憂,在非洲54個國家當中,大多數國家的生育率(每名婦女一生中活產的子女人數)仍然居高不下。非洲人向來崇尚大家庭,一方面是地位表徵,一方面也是農田耕種的勞力來源,而且為了與幼兒的高死亡率相抵,必須多生。更多新生兒長大並為人父母,盛況前所未見。非洲的12億人口中有超過一半是兒童或青少年,比例相當高,形成一股強大的動能,推動非洲人口持續以飛快的速度擴增。人口學家目前預測,在本世紀結束前,非洲人口將成長為目前的3~4倍。


多年來,非洲人口預測的主流看法,是在2100年達到約20億,這個預測模型是假定生育率以穩定速率快速下降。但實際生育率卻是緩慢下降,聯合國現在的預估人數是30~61億人,這是非常驚人的數字。即使是奧地利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 IIASA)的保守估計,目前預估人口數也有26億。近幾年來,聯合國不斷上修2100年世界人口的中線,從2004年的91億,提高到現在的112億。幾乎所有意料之外的成長,都來自非洲。


人口大幅成長威脅到非洲的發展與穩定,有許多人密集居住在具備肥沃土壤、充裕水源或政府運作順暢等條件的國家,這些地方日益加劇的食物和工作競爭,除了導致區域衝突升高,也會對全世界的糧食、水和自然資源造成強大壓力,尤其是當非洲人民大批離開自己的國家(這其實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例如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就有高達37%的年輕人表示想要移民到其他國家,主要原因是尋求就業機會。


非洲需要新的方法來減緩人口增加、維護和平與安全、提高經濟發展以及保護環境永續,而這些行動有賴國際支持。1960~1990年,國際基金會與援助機構都敦促非洲各國政府應該對不斷暴增的人口成長有所作為,所謂的作為,通常是指投入尚未整合其他醫療服務的家庭計畫,加上鼓吹家庭規模越小越好的政令宣導。然而,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一切努力突然歸於沉寂,視人口成長為棘手問題的言論,被認為缺乏文化敏感度且具政治爭議性。國際捐助者因而把重點轉向促進整體醫療改革,包括防治愛滋病和其他疾病。


我們必須重新喚起全球急迫感,克服談論生育問題的恐懼,並啟動多重措施來拉低人口成長曲線,包括非洲和其他人口暴增、危及永續發展的地區。研究顯示,除了確保婦女能獲得有效的避孕用品並瞭解使用方法,最好的方法還是讓女性瞭解避孕的重要性。


雖然有些國家已個別採取了一些行動,例如教育女性並讓她們擁有與男性平等的社會與法律地位,但更有效的辦法應是為婦女提供全方位的機會:包括教育、經濟、社會和政治等各方面。人口是不可能控制的,這會侵犯基本人權且可能依舊徒勞無功。但是,人口可以受到間接但深遠的影響,一連串聰明的策略能緩解資源壓力、減少衝突並使男女老少的生命都更有價值。


爭奪資源,衝突四起


許多數據都證實非洲目前的處境已相當險惡,儘管經濟、民主都有進步,非洲仍因人民平均壽命較短、發展速度緩慢以及貧困和營養不良率高而顯得特別落後。非洲的農作物產量是全球最低,撒哈拉沙漠以南因為過度放牧導致沙漠擴張,隨著農牧人口增加,農民的耕作田地受到遊牧民族的侵犯。過去尼羅河流域內的11個國家能相安無事、共享河水,但埃及和衣索比亞現在卻為了爭奪尼羅河水源而劍拔弩張;2010年的一項分析發現,全球四個「最缺乏安定水源」的國家都在非洲。


爭奪日益短缺的資源,是造成內戰衝突和恐怖主義的原因。2014年7月,肯亞的拉穆島上有80人因為一起穆斯林與基督徒爭奪肥沃土地的衝突而死亡。一些學者把殘暴的伊斯蘭民兵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在奈及利亞的崛起歸咎於(至少部份原因是)牧民和農民為爭奪沙赫爾地區乾燥灌木地而起的衝突。一些針對擔負家計責任的10幾、20幾歲年輕男子的未來預估,並不樂觀,低迷的氛圍也助長了非洲中部的火藥味。奈及利亞政府顧問阿達–當頓(Becky Adda-Dontoh)談到奈國東部中心地帶、博科聖地組織相當活躍的高原省時表示:「如果能有更多就業機會,特別是農業方面,這裡的人民挫折感會降低一點,衝突也會減少。」


實施家庭計畫,保障女權


阿拉伯北部、南非及其周邊國家,生育率已經下降到平均每名婦女生育3名子女以下,接近世界其他地區的生育率。相反地,非洲另外三大區域,東非、中非及西非,生育率則介於4~7之間或更高。生育率下降表現耀眼的國家從幾年前就開始努力,非洲的六個島嶼小國,家庭人口規模是非洲最小的:模里西斯、馬達加斯加東部的平均生育率,從1960年代的6名以上降低至1980年代的2.3,速度之快已是歷史之最,目前的生育率約為1.5,與歐洲和日本相當。1960~1970年代初是生育率降幅最大的時期,但當時經濟狀況平平。模里西斯的國民,無論男女都受過相當好的教育,1960年代初期,政府克服天主教和穆斯林等眾多團體的反對,成功推行家庭計畫,20年內就讓每五名育齡婦女中有四名使用避孕用品。


政府的態度最關鍵


給予年輕男性更好的教育也非常重要。無論男女,接受性教育課程的年輕人通常較晚發生性行為,因而減少了太年輕或意外懷孕的問題。愛滋病的流行至少促進非洲南部和東部性教育的普及,但性教育的品質參差不齊,且在非洲多數地區仍屬闕如。然而如果政府及社會並不支持家庭計畫,性教育的推廣和婦女教育程度的提高所帶來的正面影響將功虧一簣,即便是高學歷的女性,也無法在家自己製造避孕藥。


非洲的領導人似乎逐漸認知到情勢的嚴峻,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長期反對家庭計畫,但2014年一場由他主辦的全非洲會議,主題卻是讓家庭計畫更普遍。政府資助的計畫,包括肯亞和烏干達的醫療券以及辛巴威的孕產婦和兒童保健津貼,都鼓勵低收入的個人和夫妻前往診所就醫。不少人從診所獲得避孕方式的指導,以防止意外懷孕並拉長生育間隔。在馬拉威的一項實驗計畫,則提供現金給女學生和他們的父母或監護人,鼓勵她們上學,促進教育程度的提升、延後發生性行為和進入婚姻的年齡並降低少女懷孕率。


扭轉男性的態度


諷刺的是,目前主要的策略是幫助婦女暗中執行家庭計畫(例如注射避孕藥),因為許多男性伴侶堅持掌控生兒育女的決定權。男人想要的子女數目往往比女人希望的還多,這並不令人訝異,畢竟懷孕、生孩子以及負責大部份育兒工作的,不是他們。男性與女性觀點的差異,有時會以難堪的方式顯現,有興趣或實際採行避孕措施的女性可能更容易受到另一半的虐待。


然而態度是可以改變的。我在非洲之行中採訪過一些男性,他們略帶感傷地談到曾經林木茂密、人口較少的往日時光,有時他們也會表達支持透過家庭計畫來減緩令人沮喪的趨勢。有些人也因女性同事的工作表現而感到敬佩,一位坦尚尼亞的男性市議員告訴我:「議會裡的女性能以不同方式看待事物,提出一些我們想不到的點子,現在我們並不希望失去她們。」他的話反映了一個事實:生育率可藉由社會學家所謂的「觀念轉變」而下降,也就是曾經被認為激進、甚至離經叛道的概念逐漸被更多人接受。例如,坦尚尼亞正在斟酌一項賦予婦女在財產所有權、繼承權及其他合法權利上,與男性能平起平坐的憲法草案。


創造使人口成長趨緩的環境


推動力對那些心態上害怕人口管控的人來說,是個敏感字眼。除了實施新的二胎化政策、仍舊限制生育自由的中國之外,目前並沒有任何國家提議限制家庭規模。甘貢談論的是敦促領導者加緊腳步,勇敢提出減緩人口成長的教育宣導及相關政策。這需要一種類似禪道的方法,藉由創造讓其自然發生的條件,以迂迴的方式來減緩人口成長。


教育婦女原本與人口學無關,但能把目光放高、掌控自己生活的婦女,通常也能決定(並努力嘗試)少生或晚生小孩。撇開人口成長問題不談,如果每名非洲婦女都有健康的身心、能接受教育、自由追求夢想、拒絕不必要的男性騷擾而無安全威脅、能在自己決定的時間與自己選擇的對象生小孩,那麼非洲的未來甚至整個世界都將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