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測驗也是一種學習

學生和家長經常一聽到「測驗」就開始焦慮,但如果 方法正確,考試確實能提高學習成效。

撰文/波兒(Annie Murphy Paul)
翻譯/鍾樹人

其他

測驗也是一種學習

學生和家長經常一聽到「測驗」就開始焦慮,但如果 方法正確,考試確實能提高學習成效。

撰文/波兒(Annie Murphy Paul)
翻譯/鍾樹人

 


誰是第一個在太空軌道上繞行地球的美國人?

A. 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 B. 加蓋林(Yuri Gagarin)

C. 葛倫(John Herschel Glenn) D. 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


像這樣的選擇題,在美國的各所學校裡會引發焦慮,甚至恐懼。它們的出現代表測驗時間開始,而測驗是很重大、很痛苦的事情。

但在伊利諾州,哥倫比亞中學的八年級歷史教師貝恩(Patrice Bain)的課堂上並非如此。貝恩有對靈活的藍眼珠,臉上常掛著笑容,豎直的白髮讓她看起來既像龐克,又像精靈。她在互動式電子白板(smartboard)上秀出問題之後,停下來等學生在答題機(clicker,外形類似遙控器,上面有數字按鈕)輸入答案。 她問:「好,大家都按下答案了嗎?19號,我們在等你!」19號匆忙按下選擇,這時所有人的答案都顯示在電子白板上,貝恩跟學生一起檢查全班的答案。「大部份人都答對了,答案是葛倫,非常好。」她看到其中三名學生的答案之後,邊搖頭邊輕聲笑了出來。她假裝斥責說:「親愛的同學,赫魯雪夫不是太空人!」貝恩接著提出下個問題,然後輕快詢問、答題、解釋,並重複這個過程,她和學生就這樣回顧了整個1960年代的歷史。


每位學生都答對時,全班會舉起手來,一起扭動手指,他們稱這個活潑的動作為「鼓勵手指」。豬灣事件這題目就適用,因為每位學生都答對了(答案是古巴)。 貝恩熱情洋溢地說:「太好了,這是我們今天的第五次鼓勵手指!」


貝恩教室裡的談笑,跟全美國公立學校裡的緊張、冷漠相比,簡直天壤之別。2002年制訂的「不放棄任何孩童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規定,從三年級到八年級,「每個孩子在每年」都要接受測驗,但家長和教師的反對聲浪與日俱增。越來越多家長選擇不讓孩子參加該州的年度測驗;發起「退考」運動的可能是紐約州,據說2014年春天在某些學區有高達90%的學生拒絕參加年度測驗。有些人批評美國的學校太強調測驗,他們指控高度利害關係的評量會造成師生的焦慮,把教室變成準備考試的工廠,而不是真正為了學習的實驗室。


美國學生該如何受教育的爭論總是各說各話,測驗已經成為其中最受爭議的話題,但目前為止的討論幾乎都沒有碰觸到關鍵。認知科學和心理學的研究顯示,如果方法正確,測驗將是特別有效的學習方法。讓學生接受測驗,並在測驗前後配合精心設計的活動,比不考試的教學更能回憶教學內容,也能理解更深度、更複雜的事物。但是測驗制度若要積極輔助學習,不光是評量而已,跟今日美國的學校所進行的測驗大不相同。


貝恩在課堂上的做法稱為「提取練習」(retrieval practice)。提取練習可在100年前的學術論文裡找到實證支持,有扎實的研究基礎,但貝恩並不知道這項研究,她是在21年的教師生涯中獨自研究出非常類似的做法。


貝恩在下課後接受我的訪問,她說:「有人告訴我,我是很棒的教師,聽到這樣的稱讚感覺很好,但同時我覺得有必要告訴大家:『不,棒的不是我,而是方法。』我自己摸索出這個方法,並看到它發揮神奇的效用,因此我想爬到山頂大喊,讓大家聽到我說:『你也應該這樣做!』但要說服其他教師,一直很困難。」


八年前,她透過朋友認識了麥克丹尼爾(Mark McDaniel)。麥克丹尼爾在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擔任心理學教授,兩人的學校車程只有半小時。當麥克丹尼爾開始對貝恩描述自己在提取練習上的研究時,貝恩突然欣喜地打斷他,麥克丹尼爾回憶:「貝恩說:『我在課堂上就是這樣做的,它真的有用!』」麥克丹尼爾繼續對貝恩解釋,提取練習其實就是測驗。麥克丹尼爾如今說著:「我們以前稱之為『測驗效應』,但後來我們學乖了,了解到沒有教師或家長想碰名稱有『測驗』兩字的技巧。」


提取練習能強化記憶


  提取練習不是把測驗當做評量工具,而是把測驗當做學習的機會,但能這麼想的前提是我們已認知到過去誤會了測驗的本質。我們總把測驗想成某種能植入學生腦袋的量尺,上面的刻度能告訴我們,裡面的知識水準已上升到哪裡,但事實上,學生每次從記憶裡叫喚出知識,那份記憶就會改變,心智表徵會更強、更穩定,也更容易存取。


為何會這樣?普渡大學認知心理學教授卡皮克(Jeffrey Karpicke)表示,我們不可能記住自己遇到的每件事情,這樣其實很合理。因為我們在記憶時必須有所選擇,一項事實或概念有用(我們之前有多常想起它就是最好的證明),就成了選擇時的充份基準。卡皮克解釋:「我們的心智對於將來可能需要的知識很敏感,如果我們現在提取一份資訊,就表示將來很可能還需要它。提取記憶的過程,就是提醒我們未來還會遇到需要這項記憶的機會。」


有一些研究透過大腦的功能性磁共振造影(fMRI),正逐漸揭露測驗效應背後的神經機制。在目前已完成的少數研究中,科學家發現,跟單純的重複研讀相比,從記憶裡叫喚出資訊,大腦某些區域的活動會更加頻繁,這些腦區與記憶的固化或穩定有關,並且能產生線索,讓記憶在之後隨時提供存取。在好幾項不同的研究裡,研究人員都證明了,這些腦區在初始的學習階段越活躍,受試者在幾星期或幾個月後能成功回憶的機率就越高。


根據卡皮克的說法,提取是學習的主要方式。他說:「比起一開始把資訊儲存在記憶裡,回憶起那些已儲存的資訊,會是更為有力的學習活動。說到底,讓新記憶固定下來的其實是提取這項過程。」


提取練習不只能幫助學生記住他們提取的特定資訊,也能讓那些沒有出現在考題裡的相關資訊保留得更久。研究人員的理論是:當我們在腦中仔細搜尋,並試著回想起特定的資訊時,也會想起相關的記憶,如此一來,這些相關記憶也會獲得強化。提取練習也能幫助學生不會把先前學習和正在學習的內容搞混,而且測驗過後再次碰到這些學習內容時,學生似乎更能澈底吸收,研究人員稱這種現象為「測驗促成學習」。


已經有數百項的研究指出,提取練習比其他學習方法更能延長記憶停留的時間。舉例來說,卡皮克和他的指導教授──華盛頓大學的羅迪格(Henry Roediger III),在2008年發表了一項研究:學生透過測驗來學習一種非洲方言,之後能記得80%的字彙;相較之下,重複研讀這種非洲方言的學生,大概只記得1/3。提取練習更是勝過學生最喜歡的學習策略:在筆記和課本上畫重點並重讀──最近一則評論指出,這種方法最沒有效果。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