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揭開希臘神諭的面紗

阿波羅神殿的神諭,科學上的證據。

撰文/赫爾、狄波爾、強頓、史必樂
翻譯/姚若潔

其他

揭開希臘神諭的面紗

阿波羅神殿的神諭,科學上的證據。

撰文/赫爾、狄波爾、強頓、史必樂
翻譯/姚若潔

沉睡於希臘德爾菲山景中的阿波羅神殿,是古希臘世界最重要的信仰中心,因為神會從這裡傳達祂的意旨。將領前來請教戰略,殖民者在航向義大利、西班牙與非洲前先請示吉凶,一般人則詢問健康或投資等問題。在神話中,德爾菲的神諭也經常出現。當奧瑞斯特(Orestes)探問自己究竟該不該向母親報殺父之仇,神諭加以鼓勵。神諭也警告伊底帕斯(Oedipus),說他將會殺死父親、並與自己的母親結婚,而他對命運的抵抗終究徒勞無功。


神諭在一個特殊場所中運作,叫做「阿底頓」(adyton),即神殿核心的禁區;神諭的傳達則必須透過一名特定的人物「皮媞亞」(Pythia),這是被挑選出來、為預言之神阿波羅發言的媒介。希臘人雖以厭惡女人出名,但皮媞亞卻是女性;她不依血統繼承官職,這跟多數的希臘祭司不盡相同。雖然皮媞亞必得出身德爾菲,但年齡、財富、教育程度都沒有限制。她必須通過一段長時間而緊湊的訓練調養,並由其他負責照料神殿聖火的女性從旁協助。

關於德爾菲的女祭司皮媞亞,這是現存唯一的圖像,完成於神諭依然盛行的時代。圖中皮媞亞在一個天花板低矮的房間內,坐在三足椅上。她一手持月桂葉(阿波羅的神樹),另一手持容器;推測容器中可能裝著流進屋內的泉水,其中帶有引發出神狀態的氣體。這個神話場景顯示,雅典的愛琴斯王正在向第一任皮媞亞賽蜜絲請益。製作這尊杯子的是一位雅典陶匠,時間約在公元前440年。


古典的解釋:神諭來自地質現象


傳統上認為,神諭的預言能力來自地質現象,包括一個地表的裂溝、從裂溝冒出來的氣體,以及一道泉水。大約在一世紀之前,考古學家在此挖掘,卻沒有找到裂溝,也偵測不到氣體,因此學者便否定了這個解釋。然而古老的見證廣為流傳,來源各有不同:歷史學家普林尼與狄奧多魯斯,哲學家如柏拉圖、詩人愛斯奇勒斯與西塞羅,地質學家史特拉波,旅行作家波塞尼亞斯,甚至包括一名在德爾菲為阿波羅服務的祭司,即著名的散文兼傳記作家普魯塔克。


史特拉波(公元前64~公元25年)寫道:「據稱神諭傳出的位置乃一大空洞,洞深而口狹,從中冒出『靈氣』,為神力的來源。裂口上方置有一只三足椅,皮媞亞端坐其上,吸入氣體,吐露預言。」(註:靈氣,pneuma,氣體、蒸氣、氣息之意,現在英文pneumatic「氣動的、靈魂的」與pneumonia「肺炎」的由來。)


普魯塔克(公元46~120年)對於神諭的運作留下詳盡的見證。他把神明、女祭司與氣體之間的關係加以比喻:阿波羅就像音樂家,女祭司是祂的樂器,而靈氣則是琴撥子;阿波羅以靈氣觸動女祭司說話。不過普魯塔克強調,靈氣只是個觸發物;實際上,是被選中的女性所進行的前置調養與淨身過程(包括禁慾,可能還有齋戒),使她在接受靈氣時有反應的能力。一般人也可以嗅到氣體的氣味,但不會進入傳達神諭時的出神狀態。


普魯塔克還記錄了靈氣的一些物理性質。它聞起來像是有甜味的香水,似乎從阿底頓的泉水中散發出來,而皮媞亞就坐在上頭;但偶爾祭司和求問者在等待答覆的前廳也可聞到氣味。它冒出時可能純粹是氣體,也可能從水裡出現。在普魯塔克的時代,靈氣的逸出開始減弱且變得不穩定,他認為,這使得德爾菲神諭對世界局勢的影響力變小。他推測可能是靈氣的要素用完了,要不就是被大量雨水稀釋,也有可能四個世紀之前的大地震阻礙了靈氣釋出。他還推測,說不定氣體找到了其他出口。這些氣體減少的理論,說明普魯塔克相信該氣體來自神殿底下的岩石。


在普魯塔克之後一個世代,旅人波塞尼亞斯也提到靈氣從水裡冒出的說法。波塞尼亞斯寫道,他看到神殿山坡上的泉水卡梭提斯,聽說它沒入地下,又在神殿的阿底頓冒出來;就是在那兒,泉水使女祭司做出預言。


地殼構造的運動提高了斷層附近的溫度,使得某些石油化學成份汽化。這些蒸氣經由斷層製造的裂縫,進入狹小封閉的地下房間(圖中黃色星號處),神諭便在此發生。】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