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澎湖原人 亞洲直立人新疆界

從澎湖水道發掘出的人類化石,不僅填補直立人在亞洲分佈最東緣的空缺,也可能增添了一個新的支系。

撰文/張鈞翔

生命科學

澎湖原人 亞洲直立人新疆界

從澎湖水道發掘出的人類化石,不僅填補直立人在亞洲分佈最東緣的空缺,也可能增添了一個新的支系。

撰文/張鈞翔

重點提要
■從台灣海峽澎湖水道打撈上岸的澎湖原人下頷骨化石,從形態特徵判斷,屬於直立人。
■定年結果指出,澎湖原人生存在45萬~19萬年前,年代和牙齒形態則與40萬年前的安徽省和縣人最相近。
■澎湖原人很有可能與同是亞洲直立人的爪哇原人和北京原人,有不同的演化起源與遷徙路徑。

人類的演化歷程錯綜複雜,看似剪不清、理還亂。從數百萬年前在非洲與黑猩猩分歧發展,出現過原始的南猿(Australopithecus)、樹棲型的非洲巧人(Homo habilis)與善用石器工具的匠人(Homo ergaster),還有接近現代智人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從非洲向歐亞大陸進軍。在亞洲,最具代表性的直立人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北京原人(距今約77萬~40萬年前)與爪哇原人(距今約80萬年前)。我們很難想像在台灣海峽的澎湖水道海域,竟能打撈出具有直立人特徵的人類下頷骨化石!

澎湖水道海域堪稱台灣最重要的哺乳動物化石產地,過去數十年來,漁民經由底拖網作業,打撈出成千上萬件大型哺乳動物化石,包括古象、水牛、四不像鹿、斑鹿、犀牛、馬、老虎、鬣狗、鯨等。這些化石是建構台灣第四紀哺乳動物起源與發展的重要研究材料,亦是探究冰河時期台灣與大陸動物群聯結、遷徙、適應、分化與滅絕的重要證據。而這些被漁民所打撈起來的各式各樣化石,經常是蒐藏家和研究者注目的焦點。

在2008年2月間,南部一位化石蒐藏家蔡坤玉在一家販賣澎湖水道化石的古董店,獨具慧眼地選購了一件不起眼卻不尋常的化石。蔡坤玉熱愛化石,雖然很年輕,但是已經沉浸在化石園地多年,早已練就一身辨識化石的獨到功力。

這件化石呈暗棕色,是澎湖水道化石典型的顏色,表面還附著一些海底無脊椎動物寄生棲息的痕跡。之所以不起眼,是因為化石很小,大約只有10公分,特別是放置在一堆古象臼齒和水牛肢骨的化石中,幾乎被掩蓋。但是蔡坤玉一眼就看出這副牙齒型態很罕見,像極了大型靈長動物,看似猩猩之類,更說不定是「人」!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蔡坤玉把這件化石交給我「瞧瞧」,因而激起我心中的澎湃!這件化石的確不尋常,是件人類的化石,但絕對不是現代智人。下頷骨粗壯,而且下頷骨聯合部朝下平緩,第二大臼齒相當發達,難道「他」是直立人?台灣竟會有類似北京原人、爪哇原人之類的直立人?

到了2010年底,在友人的鼓勵與協助下,蔡坤玉把這件人類下顎骨化石捐贈出來,使其成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館藏品。隨即,我們也展開了一連串的研究,試圖探究這一件不尋常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