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基因治療第二戰

15年前,美國一位罹患罕見消化道疾病的病患接受基因治療後,身體產生猛爆反應而過世,基因治療首戰因此失敗。一連串的悲慘挫敗讓科學家重新檢討試驗,目前基因治療已準備好捲土重來。

撰文/路易斯(Ricki Lewis)
翻譯/林雅玲

醫學

基因治療第二戰

15年前,美國一位罹患罕見消化道疾病的病患接受基因治療後,身體產生猛爆反應而過世,基因治療首戰因此失敗。一連串的悲慘挫敗讓科學家重新檢討試驗,目前基因治療已準備好捲土重來。

撰文/路易斯(Ricki Lewis)
翻譯/林雅玲

重點提要
■基因治療實驗在1990年代的初步成功,讓科學家把這項技術用在人類身上抱持高度期望。
■在歷經數次悲慘的挫敗後,研究人員花了好幾年重新理解其中牽涉的基礎生物學與技術。
■更安全的新療法現在正準備進入臨床試驗。歐洲在2012年核准了第一個基因療法,美國可望在2016年通過。

基因治療(又稱基因療法)最終可能實現它早期的承諾!過去六年裡,把正常基因放進遺傳性失明者的實驗程序,已經讓將近40多名患者恢復視力。醫生也見證另外120多名血液腫瘤患者因基因治療獲得良好的結果,其中好幾名患者在治療三年內都未復發。研究人員也利用基因療法讓一些血友病患者不再因意外受傷而失血致命,或須服用高劑量的凝血藥物。

基因治療的正面效果令人印象深刻,自從15年前因罹患罕見消化道疾病的基爾辛格(Jesse Gelsinger)早逝以後,這個領域基本上就停頓下來。(基爾辛格身體的免疫系統對基因療法產生意外的猛爆反應因而過世。)事實證明,基因療法在1990年代獲得的初步成功,讓醫生和研究人員抱持過高的期望。

挫折迫使科學家重新思考自己的某些做法,也更實際面對以基因治療醫治各種疾病的可行性。研究人員回歸到基礎研究,他們研究潛在的致命副作用,例如基爾辛格經歷的猛爆性免疫反應,找出避免副作用產生的方法,並且更認真對受試者和家屬解釋基因治療的風險和益處。

很多觀察者認為轉捩點是在六年前,醫生治療一名因罹患退化性眼部疾病而導致視力惡化的患者哈斯(Corey Haas),那時他才八歲。他們用基因治療讓哈斯受損的左眼視網膜開始製造原本無法產生的蛋白質。四天之後他去動物園玩,驚喜地發現自己能看到太陽和熱氣球。三年後,他的右眼也接受同樣的治療,現在哈斯的視力已經進步到能和祖父一起去狩獵火雞。

雖然現在臨床醫療機構還沒有提供基因治療,但是未來10年內很可能會有所改變。歐洲在2012年核准第一種基因治療,用來治療一種罕見但極為痛苦的疾病「家族性脂蛋白酵素功能不良症」(lipoprotein lipase deficiency)。2013年底,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刪除了一些他們認為現在非必要的法規限制。一些業界觀察者預測,美國可能會在2016年核准第一個非實驗性質基因治療。基因治療歷經失落的10年後,終於開始踏上成為革命性醫學療法的路途。

令人心碎的失敗經驗

基因治療的早期挫敗,凸顯出把基因安全又有效地傳送到目標組織有多麼困難。最安全的輸送系統往往不是很有效率,而一些很有效率的系統卻不太安全,最後造成類似基爾辛格致命性的免疫反應,或是像其他病例一樣引發白血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