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冷門領域遇上好奇心靈

2014年6月,有「諾貝爾獎前哨站」之稱的國際科學界大獎「沃爾夫獎」,把化學獎頒給了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沉潛研究30年的翁啟惠,如何以好奇與熱情支持自己在這條艱難的道路上前行?

撰文/張殿文

其他

冷門領域遇上好奇心靈

2014年6月,有「諾貝爾獎前哨站」之稱的國際科學界大獎「沃爾夫獎」,把化學獎頒給了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沉潛研究30年的翁啟惠,如何以好奇與熱情支持自己在這條艱難的道路上前行?

撰文/張殿文

接到來自以色列沃爾夫基金會的獲獎通知電話,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隔了三天才告訴副院長王汎森自己得到「沃爾夫獎」(Wolf Prize)化學獎的消息,免得同事們從媒體上才知道。

過去沃爾夫化學獎的37位得主中,已有11位拿到諾貝爾獎,「沃爾夫獎」有「諾貝爾獎前哨站」之稱。11年前翁啟惠回台灣時,他在全世界化學領域論文中,被引用率排名已達23,也是前30名中唯一的華人,11年後,翁啟惠的醣分子研究,已有大部份是在台灣進行,難怪前中研院院長、也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得知後,堅持要召開翁啟惠榮獲沃爾夫化學獎的記者會。

因為,許多台灣學者得到國際獎項時,通常是在國外進行主要研究,但翁啟惠回台後研究成果還是受到關注,對台灣學術環境更是一種肯定,說明台灣水準和世界接軌,是翁啟惠對台灣的第一項貢獻。

儘管學術獎項連續不斷,翁啟惠還是比較習慣冷調處理。就像醣分子已被科學家發現100年的時間,翁啟惠讓醣分子終於能在實驗室裡快速合成,但翁啟惠知道,仍有太多的「無知」待探索,但就是這種「無知」,讓台灣有機會參與一個「全新研究」發展,現在中研院的「基因體研究中心」在全球日漸壯大的生化科學中佔有一席之地,這是翁啟惠對台灣的第二個貢獻。

發展生技產業,從法案著手

基因研究,全球生物技術產業達到高峰,但是11年前翁啟惠剛回台灣時,全球生醫產業規模有8000億美元,台灣的46億美元,僅佔0.6%,而且大多是低階醫材產業,為了改變這個百分比,翁啟惠不只透過基因體研究中心確立研究主體方向、育成機制,更從法案下手,2007年「生技新藥發展條例」立法,三年內竟有40家生技公司投入市場,翁啟惠的遠景是,當全球生技達到每年2兆美元產值時,台灣能達到5%,即是1000億美元,相當於新台幣3.5兆元,屆時生技將是台灣最大產業!

翁啟惠最喜歡拿「文創產業」和生技產業比擬,他強調生技業是健康、也是美麗和創意的產業,具有其特殊性,屬於特殊的知識經濟,都需要長時間投入創意和心力,成果才能逐漸顯現,並非短線可期的代工業可比擬!所以翁啟惠一手推動生技新藥發展條例,包括企業主對生技研發投資額的35%,都可用來做企業抵稅。

從研發的能量到政策的能量,翁啟惠卻給人感覺一向沉靜,獲獎記者會中媒體多次想捕捉獲獎者「喜悅畫面」卻不可得,會後只能拜託翁啟惠露出笑容,翁啟惠幽了自己一默:「可能這30年失敗太多,忘了該保持微笑了!」

翁啟惠坦承自己因為好奇,1979年攻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化學博士時,就不斷思索,投入研究超過30年。「學術研究的動力,主要來自兩種,一是探究真理的好奇心,一是解決問題的熱情,特別是許多過去從來沒有發現過的事物,後來開始被人們了解,一開始都是由於好奇心。」翁啟惠說。

30年是一個漫長過程,大多數人只從獎項評價最後結果,其實大多數時間是面對實驗失敗和無知摸索。1992年,翁啟惠用生物酵素直接合成複雜的醣分子,開創世界先例,也打開了生物研究領域一扇新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