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入侵種創意料理

如何對付入侵生態系的外來物種?最好的辦法就是捉牠們來餵食世界上最多的肉食動物——人類。

撰文/黎文萃(Bun Lai)
翻譯/張薰文

其他

入侵種創意料理

如何對付入侵生態系的外來物種?最好的辦法就是捉牠們來餵食世界上最多的肉食動物——人類。

撰文/黎文萃(Bun Lai)
翻譯/張薰文

我的餐廳Miya’s Sushi距離長島海灣只有幾公里。我們有一個重要的目標,即讓我們的菜單回歸到壽司的本質,也就是只使用生活周遭可利用的食材。而現在我們常見到許多入侵種,這些人為引進生態系的動植物是我們不想見到的,這些入侵種,例如野豬或亞洲鯉魚,破壞全美各地的農場或漁場,每年造成的經濟損失估計達1200億美元。

而我們的解決方式就是吃了牠們!舉例來說,在貝類棲息的海床上蒐集入侵的海鮮,基本上我們提供了免費清除的服務。我同時也想讓全世界知道,這些入侵物種可以是美味的(如果你有正確的觀念)。

想想悄悄入侵的被囊動物(牠們有另一個聽起來很美味的名字:亞洲海鞘)正佔領了緬因州到紐澤西州的藍貽貝棲息地。這些外來的海鞘源自菲律賓,在貝類產業中牠們被視為可惡的害蟲,然而在南韓,牠們卻是優雅和性慾的化身。

我第一次吃到海鞘是在紐約市的韓國壽司店,囊狀的海鞘像一朵向日葵般擺在亮橘色的盤中。當我咬下其中一個黃色的附器,鹹鹹、黏稠的溫暖液體在我口中爆開。雖然看不見液體,但嚐到那痰狀的黏稠物,我得用所有的意志力才不把它吐出來,甚至得花更大的精力才能把它吞下去。

美國著名建築師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曾說人應該「勇於表現天真」,我認為應該採用他的方式去真正接受新的事物,當然包括吃東西。後來我吃海鞘時,直接從海堤上撿一顆,把牠堅硬的外膜切開,露出內層柔軟且像芒果般橘色的肉。沒有任何遲疑,我把手中的海鞘大口吞下,這次嚐起來好極了。

經過我多年的採集、捕釣和狩獵許多不同的植物和動物,下面幾道菜色是我們餐廳提供的入侵種菜單。

綠蟹湯

  

歐洲綠蟹於19世紀進入美國,牠們捕食經濟貝類的幼苗,被認為是世界百大具有破壞性的入侵種。我用蘋果木煙燻這些螃蟹,與香茅和辣椒一起乾燥後研磨成粉,以此為湯底製作美味的螃蟹湯。接著我用麥芽啤酒和辣的衣索比亞香料清蒸整隻綠蟹,放在湯碗的上頭,彷彿牠們掙扎著想爬出來,以此象徵入侵種的頑強。

石湯

  

歐洲牡蠣自1940年代引進緬因州,即和本土貝類互相競爭。我把長滿歐洲牡蠣、岩藻和裙帶菜等入侵種的石頭放入加了日本清酒的雞湯中燉煮,並加入野生紅蘿蔔、野生洋蔥和羊肚蕈增加風味,然後盛裝在大鐵鍋中,這道湯可供一整個小村莊的人分享。

虎杖檸檬汁

  

虎杖會快速生長並排擠其他的草本植物,曾經被世界保育聯盟列為世界百大最有害的入侵種之一,如今在全美國39州中肆虐。它嚐起來有爽脆的口感,多汁且微酸,類似青蘋果。把礦泉水、冰塊和虎杖嫩芽用果汁機打碎,加上甜菊葉、青檸葉和一點檸檬汁即可。

野葛柴可夫斯基壽司

  

白天鵝原產於歐洲和亞洲,牠們被引進美國以供觀賞。白天鵝美麗的外表使牠們在美國某些地方受到保護,但牠們會破壞植被,進而影響濕地和淺水區水生動物的棲息地。野葛號稱一分鐘可以生長一英里,屬於豆科植物,於1930年代被園丁從亞洲引進美國,它們會遮蓋原生森林使植物死亡。我把白天鵝肉抹上濃縮橄欖油和現磨生薑,並用牙買加肉乾調味後慢烤,鵝肉烤至深色軟嫩之後再切碎,並和烤過的青蔥與迷迭香混拌。配菜則是把糯米飯和羊肚蕈以雪莉酒調味,再裹上野葛葉清蒸。

吉里巴斯生魚片

  

獅子魚是一種貪吃且具有劇毒的入侵掠食動物,牠的毀滅性曾被拿來和蝗蟲相比。據信這種魚是經由水族貿易業者引進美國。獅子魚帶有劇毒的棘以及與海草相似的保護色,在自然界中少有天敵。然而除去危險的棘之後,獅子魚的肉質甜美可口。我把生魚肉切成薄片,加上一點萊姆汁,並撒上七味粉、烤海藻片、烤芝麻和吉里巴斯的海鹽(這個海島國家即將因氣候變遷而被海水淹沒)。

金針野豬肉捲

  

野豬在16世紀由歐洲移民引進美國,近年來牠們的數量暴增。野豬會吃掉一些原生和瀕臨滅絕的物種,還會和其他動物打架並爭奪資源。和一般的飼養豬不同的是,野豬肉沒有藥物殘留得問題。我用野豬燒肉片捲住烤過的金針花(也是入侵種),然後在這豬肉捲上灑上薑末、蒜末、烤芝麻,白葡萄酒和醬油。

花生醬海蜇皮

  

野兔是最具有生態破壞性的動物之一,牠們無限度地繁殖,破壞了農地和土壤。水母的數量則因為海水酸化而大量增加,然而卻少有文化把牠當做食物來源,淡海櫛水母是地球上最多的入侵種之一,和許多漁場衰退有關。我的食譜改寫自傳統牛排館的海陸大餐:把在喬治亞州拖網捕獲的砲彈水母切成薄片,和煮過的澳洲野兔肉與小黃瓜拌在一起,並以香濃的烤花生醬調味。

【欲閱讀完整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40期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