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太空

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我們在平行宇宙的切換之間躊躇

撰文/張系國(美國匹茲堡大學電腦系教授、知名科幻文學作家)

天文太空

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我們在平行宇宙的切換之間躊躇

撰文/張系國(美國匹茲堡大學電腦系教授、知名科幻文學作家)

【第三層次平行宇宙小檔案】


編按:《科學人》2003年6月號的特別報導,介紹近年來極為熱門卻備受爭議的「平行宇宙」概念。過去,平行宇宙總給人僅是數學計算、充滿臆測假設甚至是形而上學的印象,加上科幻小說與電影的熱烈運用,使得這門科學形象尷尬,難以跳脫「荒誕」的惡名。然而,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宇宙學觀測結果出爐,對於其中許多假設有了實際數據的支持,現在關鍵不在於多重宇宙是否存在,而是,多重宇宙到底有少種類型?

由於平行宇宙概念早在科幻小說伸展得淋漓盡致,我們特別邀請著名科幻說作家張系國出手,以〈平行宇宙〉一文中的「第三個層次的多重宇宙」概念為本,寫下這篇精彩的科幻作品!


我至親愛的艾麗思:請原諒我,一直到今天才寫信給妳。其實我每天每夜都在想妳,但一想到妳我就心疼,沒有辦法再繼續寫下去,好像心田裡有一塊已經枯萎了;或者是因為一碰就會痛,所以輕易不敢去碰它。但是我知道妳在哪裡,艾麗思,我真的知道!我說不出來,可是我知道。我有一種預感,會再度見到妳,就像那天我看到白鶴在蔚藍的天空裡翱翔,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一樣。但這次不再是不祥的預感。我有一種期待、一種喜悅,甚至可以說是快樂的預感……

無數隻白鶴在蔚藍的天空裡翱翔,由高空逐漸盤旋而下。一群紙鶴飄到艾麗思的面前,她不假思索伸手捉住其中的一隻。紙鶴在她的手裡迅速變形,舒展開來成為一張傳單,同時開始說話。「這是一場人道的戰爭。」帝國大統領的聲音說:「帝國的正義之師來解放方臘,方臘人民即將獲得自由。帝國的部隊所向無敵,方臘人民,抵抗是無益的,趕快投降吧!你越快接受帝國的統治,帝國就越快還你自由。」


艾麗思輕笑一聲,正想把傳單扔掉,不料那張傳單像糖紙般黏住她細小的手,大聲說:「你不是方臘人,你是帝國的公民,對不對?你是異議份子,帝國的叛徒。叛徒!要知道,反叛帝國的代價就是死亡。」


艾麗思驚恐揮舞手臂,但瘦弱的她不但無法擺脫傳單,那張紙反而緊緊包住她的手臂,繼續大聲說:「叛徒!反叛帝國的代價就是死亡。」重複三次播音後,傳單竟自動燃燒起來。幸虧鮑爾及時掏出八寶刀,先用袖珍滅火器撲滅火苗,再用小刀將傳單切成碎片。傳單一片片飄向地面,仍然含糊不清咒罵著:「叛徒!」


「帝國的文宣攻勢,越來越高科技了。」鮑爾笑道:「紙張會變形、會發聲、會自燃,都不算希奇,能辨認使用人的身份卻不簡單。不過再想想,這也不算太困難。妳大概還帶著帝國的智慧型身份證吧?如果妳沒帶智慧型身份證,它仍能認出妳的身份,我就服了它。可惜這樣的文宣只會帶來反效果。自由靠人賞賜,這樣的自由不要也罷。」


「他們居然敢威脅帝國的公民,實在太不像話了!」艾麗思嘟起嘴生氣說:「異議份子又怎麼樣?凡是帝國的公民都有權反對政府的錯誤政策。」


鮑爾看著身旁嬌小的女郎,又疼又憐,說:「不錯,凡是公民都有權反對政府的政策,但是方臘並不是表達異議最好的地方。這裡太危險了,還是回到帝國本土去遊行示威吧。」


「我不回去!」艾麗思說:「我不是來方臘觀光的。我和我的同學自願做為肉身盾牌保護水廠,因為萬一帝國飛機轟炸水廠,就不知有多少無辜的方臘人要喪命。尤其是孩童,都會因缺水而渴死。」


鮑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雖然是帝國大學最傑出的物理學家,但是一向對政治並不關心,為了艾麗思的緣故,他才成為一般人眼中的異議份子。艾麗思一定要來方臘,他只好跟了來。原先以為她來做調查研究,幾天後就回去,沒有想到她竟然要充當肉身盾牌!


「艾麗思,這未免太危險了。」

他說:「妳不要天真,以為有妳們充當屏障,帝國空軍就不敢轟炸水廠。我知道妳不滿帝國的政策,但是不一定要用這種方式表達。而且妳身體一向不好,在這種落後地區生活太辛苦了。」


「我不是你的學生,用不著你來教訓!我和我的朋友考慮過了,這是唯一的辦法。你不願意留下來,請先回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