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為健康乾一杯!

適度飲酒有助於心血管系統的健康:)

撰文/克拉斯基(Arthur L. Klatsky,美國加州凱瑟帕曼內特醫學中心心臟科資深顧問)
翻譯/黃榮棋(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生理學博士、長庚大學生理科副教授)

醫學

為健康乾一杯!

適度飲酒有助於心血管系統的健康:)

撰文/克拉斯基(Arthur L. Klatsky,美國加州凱瑟帕曼內特醫學中心心臟科資深顧問)
翻譯/黃榮棋(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生理學博士、長庚大學生理科副教授)

喝還是不喝?


酒精現在雖然頗受歡迎,但是許多人還是認為滴酒不沾是個美德。當然,大量喝酒與酒精中毒值得高度重視,因為這對濫飲者與社會大眾都是個沉重的負擔。但對酒精誤用的憂心,卻經常讓人情緒性地全盤否定了酒精可能帶來的醫療益處。這樣的否定讓人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適度飲酒可以避免心血管疾病,尤其是心臟病發作以及血管阻塞所引起的缺血性中風。少數的研究更指出,適度的飲酒可以防止痴呆,因為痴呆可能與心血管疾病有關。


大多數人喝酒的原因,並不是為了酒精的健康效益,而且,其中有許多人所飲用的酒量,似乎已經為他們的心血管健康帶來好處。但是,酒精正面效應的大量研究,卻也為醫師帶來挑戰。對某些人來說,少量或適度飲酒比不喝酒,對心臟健康似乎更有幫助。但另一方面,大量飲酒卻明顯帶來危險,因為它會引起非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像是肝硬化、胰臟炎、某些癌症以及退化性神經病變,而且也會造成許多意外、殺人與自殺,以及胎兒酒精症候群。(沒有證據指出少量或適度飲酒會造成這些問題。)


大量飲酒也會造成心血管疾病。酒精太多會增加酒精性心肌症(心肌細胞衰弱到無法有效打出血液)的風險,而且也會增加高血壓的風險(高血壓本身就是CHD、中風、心臟與腎臟衰竭的危險因子),還會造成出血性中風(這是因為腦部表面或裡面血管破裂引起的疾病)。縱酒也與「假日心臟症候群」有關,這種疾病源自電訊號混亂導致心臟節律中斷,因為疾病發生的機率,尤其是在特定節日人們狂飲之後,會有增加的現象,因而得名。


由於酒精的潛在危險性,病患與醫師該如何決定飲食中是否應該包括酒類在內?而且如果是,又要喝多少?如果能夠準確預測一個人飲酒的風險,將會是一大幫助;適度飲酒最不具爭議性的可能後果,就是過度飲酒。個人的飲酒風險,可經由其家族史以及個人經驗中酒精引起的相關問題或疾病,像是肝病或酒精中毒,來加以評估。但即使將所有已知因子都考慮進去,晚年所發生的無法預測的事件,還是可能會出現飲酒導致的不良後果。


正因有這些危險性,有關酒精的公共衛生考量,一直都只專注於如何降低大量飲酒引起的社會與醫療的可怕後果。而且,社會的酒精總消粍量與酒精引起的問題有正相關性,這也曾用來做為禁酒的理由。但終究還是需要有更多方面的資訊。大部份的人口,都是屬於CHD高危險群、酒精相關問題低危險群的少量飲酒者,如果只是建議這些人不要喝酒,並不是恰當的養生建議。當然,對這群人而言,最重要的做法是要有正確的飲食與運動,並有效治療肥胖、糖尿病、高血壓與高膽固醇,以及遠離菸草。但少量飲酒還是會有幫助。而大多數少量或適度飲酒者,都已一直在飲用有益心血管的適量酒精,他們應該繼續他們的飲酒習慣。


但也不能毫無選擇地就建議所有不喝酒的人為健康而飲。大部份人都有非常正當的理由不喝酒,卻也有例外。像是洗心革面的CHD患者戒菸、節制飲食、開始運動,且刻意放棄夜夜一瓶啤酒或小酌一杯的生活方式。這種自我禁酒應該重新考慮。此外,有些不常喝酒的人,也許該考慮增加喝酒量到每天一個標準杯,尤其是那些屬於CHD高危險群、酒精問題低危險群的40歲以上男人與50歲以上的女人。


但女人還必須考慮酒精可能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它會增加罹患乳癌的風險,因為有些研究發現這與大量飲酒有關,也有幾個研究發現與少量飲酒有關。比起心臟疾病,乳癌在停經後婦女身上較不常見,但絕對是個嚴重的疾病。就一般年輕女性而言,短期內罹患CHD的風險比較低,酒精在心血管的正面效應對她們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因此在整體評估酒精的效益與風險時,乳癌風險隱約就大了起來。對所有女人而言,適度飲酒的上限應該是每天一個標準杯。


有關酒精與健康的問題,唯一可以確定的訊息是,所有大量飲酒的人都應該降低飲酒量或戒酒,就像那些會因酒精提高特定風險的人,例如家族史中或個人曾酒精中毒或罹患肝病的人。然而,除了這些,酒精的利弊最好還是因人而異,必須個別評估。心血管外科醫師艾克(Roger R. Ecker)與我,建立了一套演算規則,用來幫助醫療從業人員及其病患決定,如果真的需要飲酒的話,要喝多少才算恰當(見下頁「健康飲酒評量表」)。


簡而言之,醫療專業人士應該針對其患者的飲酒,提供平衡客觀的指導方針,而且,這些建議必須是根據每個人量身訂製。我相信可以找到明確安全的飲酒限量,為某些特定人士帶來可能的好處。古希臘人要求「凡事要有所節制」,30年來的研究顯示,這個古箴言尤其適用於喝酒。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月減重手術也能治糖尿病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