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人類心智的起源

要了解人類心智的起源,第一步是找出人類和其他生物間心智活動的差異。

撰文/豪瑟(Marc Hauser) 
翻譯/涂可欣

生命科學

人類心智的起源

要了解人類心智的起源,第一步是找出人類和其他生物間心智活動的差異。

撰文/豪瑟(Marc Hauser) 
翻譯/涂可欣

重點提要
■達爾文認為人類和其他動物的心智演化是連續的,這個觀點受到後繼學者的支持。
■但是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人類和其他動物的心智事實上有著巨大的差距,作者最近指出了四個人類獨有的認知特徵。
■雖然我們並不清楚人類獨有的心智性狀是如何起源並演化,但線索正慢慢浮現。

不久前,有三個外星人登陸地球,他們想要評估這裡的智慧生命。這三個外星人其中一個擅長工程,一個精通化學,最後一個專司計算。下面是外星人的調查報告摘要(整段翻譯如下):負責工程的外星人說:「這裡所有的生物都是固體,有些具有體節,能在地上、水裡或空中移動,不過都很慢,沒什麼值得注意的。」負責化學的外星人接著說:「所有生物都很相似,是從四種化學成份構成的不同序列衍生出來的。」最後輪到計算專家提出看法:「計算能力有限,不過有一種無毛的雙足生物卻與眾不同,可以使用原始且缺乏效率的方法來交換資訊,創造出許多奇怪的物品、有些是消耗品、有些會產生符號,還有些會摧毀同類,與其他生物截然不同。」

工程師沉思:「這怎麼可能呢?所有生物的形體和化學成份都很類似,計算能力怎麼會不同呢?」計算專家坦承:「我也不明白,但他們似乎具有一套可創造幾乎無限多種表達方式的系統,遠遠超越其他生物,我提議將這種無毛的雙足生物和其他生物劃分開來,列為不同的起源,來自別的星系。」另外兩名外星人同意,然後咻地一起飛回他們的星球去提出報告。

或許我們不應該責怪外星訪客誤將人類獨立於蜜蜂、鳥、河狸、狒狒和小黑猩猩和之外,畢竟只有人類能創造出蛋白牛奶酥、電腦、槍、化妝品、戲劇、歌劇、雕塑、方程式、法律和宗教。蜜蜂和狒狒無法烘焙蛋白牛奶酥,牠們甚至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牠們的腦缺乏科技才智,也沒有烹飪美食的創造力。

達爾文在1871年出版的《人類原始與性擇》(The Descent of Man)中辯稱,人類和非人類心智的「差別在於程度而不在於性質」。長久以來學者抱持這個觀點,看看近幾年的遺傳證據:人類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8%相同。但如果我們共有的遺傳組成可以解釋人類心智的演化起源,那為什麼黑猩猩不會撰寫這篇文章、幫滾石合唱團和聲或烤個蛋白牛奶酥呢?事實上,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人類和其他物種的智能有極大的差距,這和達爾文心智連續理論剛好相反。我並不是說人類的智力是無中生有,研究人員確實發現,人類認知的一些基本要素在其他物種身上也有,但如果將人類心智比擬為摩天大樓,這些基本要素只能算是大樓的水泥底層。人類智能的演化起源仍然晦澀難解,然而透過新的觀點和實驗技術,謎底將逐漸明朗。

人類心智的四大特質

如果科學家想了解人類心智是如何發展成形的,首先必須找出是什麼讓人類心智有別於其他生物。雖然人類和黑猩猩的基因絕大部份是一樣的,但研究指出,在人類譜系和黑猩猩分開後,一些微小的遺傳漂變(genetic shift)讓兩者的計算能力產生了巨大的差異。共有的遺傳組成在重排、刪除和複製之後,創造出具有四項特質的腦,而這些最近由我們和其他實驗室所發現的特質,構成了我所謂的「人類獨特性」。

人類心智的第一項特質是衍生計算能力(generative computation),它可創造出變化萬千的表達方式,它們可能是字的排列、音符的序列、動作的組合或一串數學符號。衍生計算包含了兩種運算:遞迴和組合。遞迴是重複使用一個規則來創造出新的表現,就像我們會把一個詞重複地嵌放在另一個詞中,形成含意更深的較長語句來表達想法。舉例來說,美國作家史坦(Gertrude Stein)寫過一句簡單卻充滿詩意的話:「玫瑰是玫瑰還是玫瑰」(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組合運算則是混合不同的元素來產生新概念,像是新名詞「隨身聽」(walkman)或新的音樂類型。

人類心智的第二項特質是隨意組合概念的能力。我們經常串連不同領域的知識,結合我們對藝術、性愛、空間、因果關係和友誼的認識,產生新的律法、社會關係和科技。例如我們可以判定社會不容許(道德)我們為了搭救(道德)五個人(數字)的生命而蓄意(大眾心理學)把另一個人推(動作)到火車(物體)前。

人類獨有的第三項特質是使用心智符號。人類會自動將所有真實或想像的感覺經驗,轉化為個人內在的符號,或經由語言、藝術、音樂或電腦編碼表達出來。

第四,只有人類能進行抽象思考。動物的想法主要環繞著感覺和認知經驗,而人類有許多想法則沒有這樣的關聯。只有人類想得出獨角獸和外星人、名詞和動詞、無窮和上帝。

雖然人類學家對於現代人類的心智何時成形,並沒有共識,考古記錄卻明確顯示,大約在80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它有了很快的轉變,在5萬~4萬5000年前改變加速,而在演化史上這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我們第一次見到多零件組合成的工具、在動物骨頭上打洞製成的樂器、顯示出美學和來世信仰的陪葬飾品、生動描繪事件和感知未來的洞穴壁畫,還有學會用火,這項技術結合了日常物理和心理學,讓人類祖先能烹調食物並取暖,從而能克服全新的環境。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9年第92期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