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47期>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47期>

撰文/李家維

這條化石魚的鱗、骨、牙俱在,牠是一億年前生活在巴西湖沼裡的腔棘魚。腔棘魚屬於肉鰭魚類,胸鰭內有骨頭和發達的肌肉,教科書裡說,三億多年前,肉鰭魚利用強壯的胸鰭爬離將乾枯的水塘,尋找新水源,是兩棲動物演化之源,是脊椎動物登陸的代表,也算是我們的遠祖。這個說法真容易懂,上課時配上幾張解剖和連環動作圖,台下的學子常聽得紛紛點頭。但是事實並不如此單純,這期《科學人》由英國劍橋大學的克拉克細論〈魚兒爬上陸地上的第一步〉,她說脊椎動物要征服陸地,除了要會走路外,還得克服呼吸、聽音、對抗重力等不勝枚舉的困難。

讀了克拉克的文章,你會訝異地發現四足動物的前肢不是為了走出枯水塘而演化出來,而是為了能挺頭出水面呼吸。能在陸地上走,不過是無心插柳的後續附帶發展。尤其驚奇的是,我們祖先的四條腿上竟然各長著八根趾頭,我再三端詳自己的手,還是覺得幸虧最後只剩五根,看來順眼多了。中國科學院的朱敏為我們寫了篇〈內鼻孔的故事〉,更細究登陸前後鼻子構造的演化過程。

這些研究揭露了生命演化史的重要情節,總能引發公眾的高度興趣,因此每有進展就常得《科學》與《自然》期刊的青睞。我翻查朱敏的著作,發現他五年內在《自然》登出了三篇文章談魚的早期演化。克拉克在文末論及未完成的工作,說四足動物的後肢演化仍成謎。巧的是,12月21日新出版的《自然》就此補憾,瑞典烏普沙拉大學的柏伊斯維特(Catherine A. Boisvert)論證後肢的特化晚於前肢,「前輪帶動」正是四足祖先的行動策略。

《科學》與《自然》是科學界的旗艦刊物,估算這兩份週刊每年合計約登出2000篇論文,只有約6000人次的科學家能有幸列名。大陸的朱敏、台灣中央大學的葉永烜(見本期第36頁專訪)都是熟客。最近有一位南韓科學家黃禹錫,也是《科學》上的熱門人物(詳見本期第20頁、90頁)。他在2004年和2005年登在《科學》的幹細胞研究被懷疑造假,《自然》也要調查他複製狗的真相。大家不免質疑審稿是否夠嚴謹?《科學》的總編輯坦承黃禹錫2005年的文稿,由審查到刊登只經過58天,遠快於生物學門的平均120天。黃禹錫宣稱的成果太鼓舞、太驚人了,學術審查也因此抄了捷徑。不實的操作,將重挫全球幹細胞研究的熱潮,讓大家對科學訊息和經費支持生疑。而Scientific American鄭重撤銷了頒給黃禹錫的「年度傑出科學領袖」榮耀。國際科學界的2005年,在此畫下一個令人喪氣的句點。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47期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