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牛瘟疫苗傳奇

撰文/李家維、影像來源: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牛瘟疫苗傳奇

撰文/李家維、影像來源:李家維


東非衣索比亞的鄉間,有個四歲的男孩盯著院子裡飛跑的小雞仔,好奇牠那兩條腿怎麼能動得如此之快?他找了把刀子剖開雞腹,露出肚腸,拿著問母親:是腸子拉動腿嗎?驚聞尖叫而衝來的鄰居們,目睹暈昏倒地的婦人和她滿手鮮血的稚子。這個孩子被認定是邪靈附身,該丟進水塘裡驅魔,險遭溺斃。再過兩年,這男孩練就了徒手捕蠅的本領,又好奇牠怎麼能飛?於是拆腳又去頭,結果發現無頭蒼蠅仍照常飛翔。找來後母示範之,她興奮飛奔尋其父,大聲嚷叫:我們有個天才兒子!


這是今年8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伊爾瑪(Tilahun Yilma)在吳健雄科學營演講的開場故事。76歲,皮膚黝黑,他是科學營20多年來近百位講座大師中唯一的非洲裔。傑出的成就和生動的演講,贏得陣陣掌聲。


1888年,義大利入侵衣索比亞,帶進三頭病牛,一年內導致超過90%的牛隻及無數野牛、長頸鹿及羚羊暴斃,30~60%的衣索比亞人因此餓死。少年伊爾瑪曾聽祖母訴說牛瘟之恐怖,即立志當獸醫濟世。1970年伊爾瑪在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獲獸醫博士學位後,旋即回國主持國際資助的滅牛瘟行動,在兩年內為1億2500萬頭牛注射疫苗,成果顯著但不澈底,因為這疫苗貴又不耐熱,非洲各國缺針頭及冰箱,1980年牛瘟再度大爆發。


1986年伊爾瑪回母校任教,著手研發新疫苗,將牛瘟病毒的兩個表面蛋白的基因,轉殖到弱化的活天花病毒內。一年後,合成了首個遺傳工程疫苗,發表於《科學》雜誌。新疫苗耐熱又不需注射,在牛肚磨破皮、敷上即可,抗病力近100%。更重要的是牧民可自製疫苗,把牛肚上的結痂磨成粉,就足夠讓25萬頭牛免疫了。


如此低廉又有效的新疫苗,當然引起西方藥廠的強力杯葛,歷經重重困難,1997年終於獲准在非洲施用。2011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宣佈牛瘟在世間絕跡,這是繼天花之後,人類與病毒相抗的另一成功案例。儘管伊爾瑪有如此巨大貢獻,卻不容於衣索比亞的獨裁政權,流亡美國26年不得歸返。但形勢已變,去年衣索比亞有了新政府,這個月他將以國家英雄的身分返鄉,誓言用餘生助祖國及非洲重建。


醫藥資源在非洲仍嚴重匱乏,〈預防接種 擴大預防?〉則是發生在西非幾內亞比索的案例,讀來令人心酸,世間需要更多位伊爾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