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月岩情緣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月岩情緣

撰文/李家維


建國百年之際,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精選了百件蒐藏珍品展出同慶,月球岩石當然是首選之一。半球形的壓克力封埋了四顆毫米大的黝黑岩屑,加上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這禮物是美國總統尼克森具名贈送我國總統府,再經中央研究院物理所轉存科博館珍藏。中華民國國旗竟然曾隨著阿波羅11號升空登月,清楚象徵在那冷戰時代,台美邦誼之親密。不料,尼克森也是啟動美國與赤色中國接觸的推手,登月10年後台美斷交,那是1979年,40年前的往事了。


1969年,我16歲,7月回澎湖外婆家度暑假。多難忘眾人擠在黑白電視機前,屏息觀看人類首度登上月球的壯舉。儘管畫面斷續、模糊,但那第一個鞋印和美國航太總署(NASA)之名,成了我心中永恆的英雄。20年前,我們在中國貴州發現了地球上已知最古老的動物化石,那些是六億年前精緻保存於磷酸鈣礦石中的無數動物胚胎。接著我們獲得了NASA慷慨的充裕經費,資助我們發展非破壞性的分析法,來檢測岩石中的細微化石。這是為研究未來由火星攜回的珍貴岩石做的前置準備,我當然興奮極了。


今年暑假,金孫李小礦由美國回台省親,我慷慨借他NASA登月40週年的紀念杯把玩,那是我已鍾愛10年的自用杯,並導覽介紹得意的礦石蒐藏。私心明確,我多希望他喜愛地質學,將來在浩瀚宇宙中當個星際礦石獵人。可惜他是個一歲半還不會說話的娃,尚不能和我分享這期《科學人》雜誌精采的特別報導「登月50週年」。


影像來源:李家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