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勺嘴尖喙的保育危機

撰文/李家維、影像來源:黃旭、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勺嘴尖喙的保育危機

撰文/李家維、影像來源:黃旭、李家維


染紅的沙灘上,躺著一隻雪白、乾扁、折翅的鳥屍,邊上襯著張X光照片。牠身中了20餘顆鉛彈!這是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在1993年元旦開展、震撼社會的「自然史的傷口──黑面琵鷺特展」。沙灘旁還聳立著一根冒煙的不鏽鋼筒,隱喻、批判工業開發與環境保育的衝突。當年全球僅存約300隻黑面琵鷺,半數來到台南濕地度冬覓食,而此地卻被政府列為七股工業區預定地。保育人士正為此瀕臨滅絕的「黑面舞者」請命之際,竟有人用霰彈槍轟向鷺群,這就炸鍋了。


這是個成功的環保案例,七股濕地得以保留,還成立台江國家公園和黑面琵鷺展示館,國際聲名大噪。棲地穩定了,全球黑面琵鷺觀察者每年1月展開同步調查,20年來族群量節節上升,已有近4000隻,其中仍有超過半數來台灣度冬。當年的策展人是現任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學術副館長周文豪,他即將在今年7月屆齡退休,謹以這段回顧感念。


一樣是黑臉白羽的大鳥,在台灣的族群量也與黑面琵鷺相當,同為朱鷺科的埃及聖䴉卻有截然不同的命運,悲慘極了。牠是古埃及的聖鳥,智慧之神的頭就是聖䴉造型,每年有數萬個體被製成木乃伊,放進墓裡祭獻。由於需求量大,各個大城都有專業繁殖場,幾百年來估計有800萬隻被祭殺。然而如今牠已在埃及絕跡,卻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陸開枝散葉。長相怪異的埃及聖䴉曾是各國動物園的必備物種,牠生命力強,逸出鳥籠後,常快速繁衍造成生態威脅。1984年,六隻埃及聖䴉首度現身台北關渡,現今已擴展至各地的河口濕地。特長的嘴喙能深入泥灘覓食,專家擔心牠們會危及其他鷺鳥的生存,政府推動的毀巢、換蛋、殺雛,看似不人道的滅絕行動全面展開,環保界配合執行,了無異議。


我在清華大學的同事黃貞祥專精鳥羽、鳥喙的發育與演化,在撲殺之際,意外分得800顆聖䴉鳥蛋,研究生們剖蛋取胎,忙了好多天。這些可是極難得的研究材料,期待能破解鳥類發育出長喙的基因之謎。鳥是恐龍一族,古鳥的嘴裡也長滿了牙齒,無齒之喙是鳥族演化的精采大戲。請享讀〈鳥喙與恐龍嘴〉,中央研究院院士鍾正明在美國南加州大學的團隊提出了最前沿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