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品香新境界

撰文/李家維/影像: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品香新境界

撰文/李家維/影像:李家維


荷塘夜色,馨馥氤氳,這是我近日的奢華體驗。宋代耀州窯的花式燻爐裹著青綠似琉璃的冰裂釉,層層蓮瓣圈出個荷塘,九隻仰頭蛙張口鳴唱,頂上立個多孔蓮蓬,燃著的沉香煙霧裊裊升起,彷彿回到了宋人的書房。


雖然我們的鼻子遠不及鼠狗之敏銳,但在人類的兩萬個基因中,仍有多達400個嗅覺受器的功能基因,品香可能早就是人的本質之一了。我初學香道,但喜蒐藏燻香器已有時日。焚香祭天應始於遠古,看那精緻的鳳鳥銜環鏤空青銅燻爐,就知道戰國時燻香已是帝王貴族之所好。輕煙由漢代創製的博山爐溢出時,雲霧繚繞如入仙境,當時西域之路已通暢,檀香及沉香源源進入長安,大眾香文化逐漸成形。


2000年過去了,檀香和沉香之資源竟已近枯竭。檀香取自成年檀香木之心材,採收時全株連根挖掘;產於印度的極品老山香之野生植株,因過度砍伐已限制出口。沉香是沉香樹受刀傷、蟲蟻侵害或黴菌感染而分泌的樹脂,量少價昂貴過黃金。沉香的風味依樹種及產地而異,箇中翹楚是產於海南島的「瓊脂」,這是貶謫海南島的蘇軾〈沉香山子賦〉詠讚的主角。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也說海南沉冠絕天下、一片萬錢,到清末時海南沉香樹更已近滅絕。最近我獲贈數片珍貴瓊脂,煎香品聞之,那渾厚香甜真是嗅覺饗宴。


廣栽香木或人工刺激以結香是傳統的生產方式,但顯然供應不及,品香再也不是怡情養性的平民活動。檀香與沉香皆是植物體基因表現的產物,我總想時至今日,生物科技應可解決此困境:移轉相關基因給酵母菌,由它們在發酵槽中大量生產香脂是基礎版,進階版則是修改基因來設計、創造更多層次的新香脂,品香不就有了新境界?


喜讀這期《科學人》的〈鬼花飄香〉,前沿科學家竟能復原滅絕百年的植物香氣。他們由標本館的臘葉標本碎片萃取出氣味基因的DNA片段,拼湊完整後,送進酵母菌內,失傳的香味就復活了!香迷們該深受鼓舞,我們的鼻子未來會有享不盡的奇香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