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代代相傳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代代相傳

撰文/李家維


多重身分,我是個化石獵人、植物獵人,也是供養菩薩的獵人。30餘年來,為了推動自己感興趣、也可能鼓舞朋友們參與的活動,我常把手伸進他們的口袋。有樣學樣,小兒飛葦四年前與指導教授普瑞爾(Kathleen M. Pryer)上了網路科學群眾集資平台,希望募得1萬5000美元,為水生蕨類滿江紅做DNA定序。相較於學術主流,這種題目是雞毛蒜皮事,到各主要公立基金會尋求經費必然碰壁;但上網集資三個月,竟獲得123人共2萬2000美元的支持。


今年7月初,42位來自10個國家的學者交出了共同成績單,以封面故事刊登在《自然.植物》(Nature Plants),他們完成了滿江紅和另一種水生蕨類槐葉蘋的DNA序列分析。過往主要植物類群的DNA資訊獨缺蕨類,現在補上了,就可以深入了解五億年來植物的演化歷程。10幾年前,我們父子曾在家裡後山的林子裡,討論何以唯獨蕨類的葉子不受蟲子啃咬?序列分析指出,原來它們擁有一個源自細菌的抗蟲基因。這基因的產物是能和幾丁質結合的毒蛋白,有了它,蕨類就百蟲不侵了。這又是個跨物種的平行式基因轉移案例,自然界也在進行遺傳工程啊!


滿江紅的葉子有個特化構造,裡面住了能固氮的藍綠菌,這種共生關係顯然非常安逸,藍綠菌已丟失了一些重要基因,不能獨立生活了。藍綠菌也被裹進了滿江紅的孢子,孢子萌芽後不必另覓共生夥伴,全都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如此緊密的專一共生,時間久了,自然造就可預期的演化規律,即不同種的滿江紅體內住著不同的藍綠菌,兩者之間還能梳理出一致的親緣關係,稱之為共譜系。喜讀本期「生物手記」,台灣大學的胡哲明及楊承瑞師生在〈硃砂根的傳家寶〉指出,我們居家及原野中常見的漂亮硃砂根也有緊密共生的細菌,也進行著「垂直式共生」和共譜系演化。


勁葦、飛葦兩家人近日團聚,寄來三位堂兄弟的合影,勾起了爺奶的深深思念。養兒容易育兒難,揠苗助長是禁忌,我只能隔海寄上〈全能寶寶可培養嗎?〉,希望他們沉得住氣,輕鬆對付這三個性格鮮明的小子。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