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落入凡間的小龍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落入凡間的小龍

撰文/李家維


喜獲贈花斑蟒蛇皮,是友人所飼寵物蟒的蛻皮成長紀念。蛇蛻可入藥,說是有祛風定驚、退翳明目、解毒消腫和殺蟲療癬的功效。我將之由腹部剪開、攤平整型、夾在玻璃板間,展示在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的中藥材長廊。藥櫃的瓶中還有白花蛇、嶄蛇等,據聞有學生懼之,總是繞道上課。


儘管蛇皮、蛇肉及蛇膽都能治病強身,我們的文化對蛇卻少有好感,由「龍蛇雜處」這句話即知貶抑。我的眾多神佛雕像蒐藏中,與蛇為伍的有法主公和玄天大帝,細究背景,這些蛇皆是被降伏的妖孽。法主公原是福建一道士,他持劍躍入九龍潭,刺殺毒蛇精而成道;玄天大帝則是一屠夫,悔過剖腹,但胃及腸竟化為作怪的龜妖及蛇妖,他借來七星劍鎮之,也就修成正果。許仙與白蛇的故事多浪漫!但悲情仍是主軸。總之,蛇非正物,已是定調。


台灣各大學規定大學生得修滿20個通識學分,但開課數常不足以支應,選不上課是畢業前的校園焦慮。焦傳金與我合開「當代生命科學」通識課多年,我們選了個能容300人的大講堂,既有消納選課困窘的功德,看著滿堂學子,也滿足了為師虛榮。課程內容由生命起源、演化、滅絕,到癌症、老化和環境危機,為避免太過嚴肅,我們特邀名師講課以提振課堂氣氛,杜銘章即是首選之一。他英年早退,每次由花蓮來清華園,拎著幾個蠕動布袋進教室,立即引發高度關注。他以研究海蛇著稱,由東南亞追尋海蛇至日本,發現海蛇需喝淡水為生,也在蘭嶼找到海蛇洞內的集體產卵場。現身說法、高潮迭起,也隨時從布袋中掏出條蛇塞給同學們。冰冷、溫馴、豔麗的寵物蛇瞬間征服了恐懼,驚叫聲中滿是興奮與喜悅,蛇不足為懼啊!


杜銘章退休後,積極推動蘭嶼的海蛇觀光。他認為那是全球親近海蛇的絕佳地點,四種海蛇族群大、皆不攻擊人,可與之優游於珊瑚礁間,同學們莫不心動。我也知道,這期《科學人》的佳作〈蛇,為什麼為蛇?〉必然是杜教授將來的課堂推薦文章。


「聞蜂色變」是人類的另一共同弱點,然而舉世的蜜蜂族群正在快速崩解中,已嚴重危及農業生產。這空出來的授粉角色要靠自然演化替補已來不及,人為介入是必然。多樣的獨居蜂當然是首選,〈蜜蜂授粉替身〉及〈為獨居蜂蓋旅館—王庭碩〉是農業圖存的終極努力。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