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天上與人間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天上與人間

撰文/李家維


「翡翠玉盤上,楊貴妃花冠白繡袍,瓔珞錦雲肩,翠袖大紅舞裙。霓裳羽衣樂聲起處,貴妃俯仰翩翩的舞起來,腰肢細軟,盤旋跌宕。樂聲愈起愈高,舞姿也愈舞愈急,鞋尖點點,舞袖迎風團團,分不出人影釵光。」這是我節錄自清末民初許嘯天著《唐宮二十朝演義》,寫唐玄宗的歌舞夜筵。末了,玄宗讚道:「妙哉舞也,逸態橫生,濃姿百出,宛若翾風迴雪,恍如飛燕游龍,真獨擅千秋矣!」唐代盛世,人舞,獸亦舞;賜宴時,大象、犀牛也入場拜舞。玄宗的廄官教成舞馬400匹,塞外亦貢善舞之馬,衣以文繡,絡以金銀,飾其鬃鬣,雜以珠玉,奮鬣豎尾,縱橫合節。


人間歌舞,神界亦然。我得一唐代雕磚,上有凌空飛天,她裸上身著錦裙,以歌舞供養說法中的神佛。君王貴族生前耽溺舞樂,死後也不捨割離,常以舞俑與樂俑陪葬。我有一塊1億5000萬年前的侏儸紀石板,滿佈菊石化石,看著喜歡,就嵌在門口牆上。再得意地配上一組1500年前的北魏舞俑與樂俑,以此自娛及省思天上人間事。年假中,喜讀這期《科學人》的〈我們為何而舞〉,諸多困惑有了答案,原來人類的舞蹈史竟可上溯數萬年,而人舞與禽獸舞是否同源也是這領域學者的課題。他們還研究馬是否如同人類一樣有同步能力,會先感知並預測外部節拍的時間點,再以肢體律動來配合。1300年前的唐玄宗應無此煩惱,他的舞馬顯然懂得節拍。


風花雪月之後,得面對全球暖化的嚴酷現實。自19世紀有記錄以來,前18個最熱年份有17次落在21世紀。增溫程度會繼續發展到災難等級的4.5℃嗎?變動莫測的雲有可能因氣候變遷而反向冷卻地球嗎?〈撥開暖化疑「雲」〉給了悲觀的前景。多種氣候模式共同指出高空的雲會升得更高,地球的輻射熱因之更散不出去,低空的雲則往南北極移動,遮不住熱帶的烈日,兩種趨勢都會加速全球暖化!


台灣在全球碳排放的排名中是劣等生,對生態環境的戕害也顯粗暴。讀了〈月世界惡地的生態奇蹟──厚圓澤蟹〉,心情必然沉重,我們還來得及拯救將被事業廢棄垃圾掩埋的馬頭山嗎?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5月195期物理之力 貝殼之美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