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我的荒堂蒐藏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我的荒堂蒐藏

撰文/李家維


北宋的汝窯天青釉洗天價拍賣了,藏家曹興誠再成街頭巷尾的傳頌話題。五年前,我們同遊杭州,早上由我安排去浙江自然博物館,下午鑑賞杭商的文物蒐藏。一櫃又一櫃的青銅器,紋飾精美、古意盎然。曹兄並不太專心,輕看幾眼就搖頭。我問怎可武斷如此?他說先否決,對的機會大過90%,因為現世絕大多數骨董是?品。晚宴主人開了一罈明成化鬥彩的窖藏老酒,多尊榮的禮遇!眾人皆讚這500年美酒之醇厚。但是曹兄不喝,我知道他又心疑,就把他這杯酒裝瓶帶回,送台灣大學地質系,煩請碳14定年專家鑑定。結果是「無以斷代」,亦即新釀酒了。因為自從人類引爆原子彈,擾動了自然界的碳14比例,二次大戰後的文物就不能依此定年了。我倒不以為意,新酒也能醇美啊!


流傳有序,是文物骨董界的重要準則,主人的身分反映的是品味和信心,常是拍賣鑑價的考量。我自小戀物成癡,也有近一甲子功力了。動、植物標本採自大自然,存在就是事實,毫無流傳有序之限。雲貴高原親手敲來的化石、澳洲草原撿來的方扁形袋熊糞、非洲沙漠摘來的織布鳥巢,都是我的珍藏,它們來自洪荒野地,聚集寒舍,該仿藏家取個名號,想想就自嘲稱之為「荒堂」吧!


我在荒堂享讀這一期《科學人》的佳作〈工藝誕生之謎──尋找史前創客〉,談的是在肯亞挖出了330萬年前的打鑿石器,比已知的最早人屬化石還早50萬年,解釋這落差就是人類學的大挑戰了。石器也是我所好,翻箱倒櫃,挑選幾件與讀者分享:在納米比亞沙漠找化石時,路過一史前石器工坊,滿地都是敲過的石片(圖1),雖年代不可考,但有些刃口猶在,我視為珍寶;石器也能網購,我網拍來一組六萬年前的尼安德塔人石器(圖2),這是他們曾北遷至英格蘭生活的見證;友人轉讓我一組4000年前甘肅、青海的齊家文化石器(圖3),形制多樣,是農耕庶民的日用品;我在索羅門群島的路邊攤覓得一精美小石斧(圖4),賣家說這是雷石(thunderstone),是閃電雷擊劈進樹幹或土壤裡的天外飛石。對遠古石器的來源,從北歐、非洲到大洋洲,都流傳一致的解讀,還常將之埋進墳裡當庇護聖物。


野人獻曝了。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