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保存種子,也要保存腦子!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保存種子,也要保存腦子!

撰文/李家維


悶轟一聲,我的書房遭難了。南庄鄉連下了兩星期的午後暴雨,土石鬆動,一塊徑約兩公尺的巨岩順坡滑下。侵門踏戶撞進書房,強化玻璃碎裂,泥水滿屋。當年建坡坎的泥水匠得意他那道牆之穩固,說是它緩住衝擊,房子才沒倒;而蓋房子的木匠炫耀他的堅實木柱,只被撞斜,還挺住了屋樑;圍觀者則評論是那頭高掛的蛇頸龍震懾了落石。眾人皆是南庄居民,異口同聲從不曾見過如此陣仗的雨勢。緊急撤離珍愛的標本蒐藏,看著這狼藉,我清楚知道極端氣候已然啟動,未來日子不好過了。


7月底,我在深圳參加國際植物學大會,全球基因組生物多樣性聯盟(GGBN)率先開了會前會。學者們咸認要在大滅絕前全面搶救物種已是侈想,只能集中力量將生物組織凍入-196℃的液態氮桶中,來保存芸芸眾生的現世基因。何以如此悲觀?除了這半年來各地駭人的氣候異常,最驚悚的就是挪威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SGSV)淹水了。這個全球作物種子保存基地建在海拔130公尺的永凍土中,那是世界最冷處,即使全球冰雪全融,海平面上升也淹不及此,因而被視為保住未來農業的最安全處所。但上個冬天北極異常高溫,融了永凍層,雪水沖進了種子庫!


面對眼前的災難,本該全民攜手減碳降溫,2016年175國簽署巴黎協議,即是全球抗災的承諾。台灣也誇下海口,要在2050年減排50%的碳量。但是在非核家園的口號下,停了三部核能機組,今年的碳排放量將創新高。我一直認為在這關鍵時代停用核能是不智選項,《科學人》也曾經多次論證核能之可駕馭,但終不敵民粹,既封存了核四,又無力發展綠能,我們把自己更推近不測。


台灣不只封存了核四,也封存了一顆重要的腦子。去年捲入浩鼎案的翁啟惠既不得出境參與國際學術活動,國內學界對他也避之若諱。《科學人》當然關心這位傑出科學家,在面對官司的名譽困境中,如何繼續科學研究?因此主動邀稿,請他回顧一生的醣科學研究,並敘述以醣科技發展癌症及傳染性疾病新藥的前瞻。無獨有偶,今年5月初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也邀他復出,300位師生熱切聆聽了他生動又啟發的學術演講。之後,在南庄寒舍辦了場溫馨的螢火蟲晚會,是我書房遭殃前的難忘雅聚。屋毀可重建,名譽也或能洗清,但崩解的生態系卻將萬劫不復,我們得睿智應對了。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9月187期好奇心丈量太陽系 卡西尼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