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非常蜥蜴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非常蜥蜴

撰文/李家維


藥櫃裡有一對去了內臟的乾燥蛤蚧標本,這是出名的滋補藥材,說是能補肺止咳又益精助陽。蛤蚧即大守宮,屬爬行動物蜥蜴亞目的壁虎科,原本廣泛分佈於中國南方、印度及東南亞,捕獵過度已近瀕危,中國將之列為二級保護動物,捕捉販售皆觸法判刑。但是壯陽的吸引力,哪阻止得了華人的積極消費?各地族群量仍持續下降,正宗的廣西梧州蛤蚧已奇貨可居。全球約有1000種壁虎,蛤蚧的命運是最悲慘的了。


今年4月在索羅門群島,眾植物學者見著一漂亮又溫馴的壁虎,圍觀拍照,開心的很。我請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爬行動物專家黃文山鑑定,他即刻回覆,那竟然就是蝎虎,和我家牆上四處遺屎的是同一種!到了異地,什麼都好奇,莫此為甚了。在台灣與人合居的壁虎有兩種,大安溪以南的是會鳴叫的蝎虎,以北的則是不出聲的無疣蝎虎。我在新竹住了32年,三年前注意到家裡的壁虎會叫了,原來是蝎虎已北遷跨過大安溪。黃文山另舉他研究多年的長尾南蜥為例,牠們在台灣本島原分佈於屏東到嘉義,但四年前已擴張到台中。他預言不久的將來,台北人也能和他共享觀察長尾南蜥的野趣了。全球暖化,縮短了寒冬,凍不死這些南國爬行動物,牠們就自然往北擴充地盤。


這一期《科學人》非常蜥蜴,〈是誰偷走了蜥蜴的尾巴?〉及〈怪獸與牠的產地──翠斑草蜥〉皆由台灣師範大學的林思民撰文。讀者對他當不陌生,〈緬甸蟒在金門〉及〈不對稱的相遇──泰雅鈍頭蛇〉都是他的力作。我與他更是熟悉,當年他就讀清華大學物理系時,就常到生命科學院聽課,20多年後儼然是兩棲爬行動物演化與保育的重要學者。他在文中極力讚揚公民科學的價值,這也是我們舉辦「驚豔.新視野」科學攝影比賽的初衷。第三屆得獎作品將於7月8日在台中科博館展出,本期《科學人》特別挑選10幅作品,提前分享讀者,精采的「巧遇蛇蜥護卵」格外吸睛。談蛇蜥這無腳的蜥蜴,就更得提林思民,他在2003年以分子論證台灣只有一種蛇蜥,亦即背部藍色橫斑之有無,都是哈氏蛇蜥種內個體之天然變異。五年後,他又以分子論證分居立霧溪南北的翠斑草蜥與鹿野草蜥,是兩個獨立物種。


炎炎夏日,積極推薦到科博館欣賞「驚豔.新視野」,消暑又長學問。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7月185期多重宇宙很量子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