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花草叢林放牛班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花草叢林放牛班

撰文/李家維


攀索上到約20公尺高的樹冠層,目睹霸氣的龍爪蘭垂懸而下,葉長三公尺,粗壯氣根緊纏附生樹幹,花梗長達兩公尺,花如白蝶,在熱帶微風中飄舞。這是文獻中未曾描述過的巨大,該是蘭花之最了。如此奇花長在索羅門群島的深山叢林裡,兩年前被台灣的植物學者許天銓和植物獵人洪信介發現。我們這次組隊來此深入研究,國家地理頻道的攝影師也同行錄影。


遙想19世紀末,一艘英國戰艦航經索羅門群島,在原住民協助下,搜羅了各島嶼的珍奇物種。海上巡航兩年中,龍爪蘭開花了,駐船的博物學者壓成臘葉標本並繪圖,送回倫敦的皇家植物園。蘭花專家依此命名新種,但不曾見過它的雄偉和原棲地生長情形,描述及圖畫都有出入,誤為直立生長、葉挺直。我鼓勵許天銓把新發現寫成文章,這會是彰顯自然史的精采故事。


索羅門群島的森林資源歷經殖民掠奪,近20年再由砍盡東南亞叢林的華人伐木商接手,巨木已罕見。龍爪蘭只攀巨木樹冠,顯然是喜陽、適風,舉目望去,已極稀有。我喜見兩個成熟果莢,摘之,祝告山林,當妥為繁殖照料。蘭花的果莢常有百萬顆種子,種子細小,幾乎不含養份,在野外萌發得靠真菌滋養,發芽率極低。若消毒置於培養基上,則可繁殖成千上萬小苗。世間任何植物園、私人花房皆無此壯觀蘭花,若繁殖成功,必然搶手。而送回索羅門叢林當是優先,但屆時仍有巨木可攀才是先決條件。


許天銓是位絕對傑出的蘭花學者,聰明、博學又投入。五年前參與索羅門植物資源調查,累計在叢林已超過一年,歷經搶劫和瘧疾,仍毅然堅持。他已發現索國原生蘭花451種,其中可能有30~50種是學界未知的新種。他曾在我實驗室研讀博士班三年,必修課程和資格考束縛不了他,去年休學專注台灣及索國蘭花研究。我尊重也支持這不尋常的決定,學位榮耀不了這樣的專才啊!此次20多天的索國行,我一路討教他的博學,談話時間可能超過我們三年的對話,我享受極了。


我的另一位研究生蔡岳霖,則在這一期「我的Lab生活」揭露了我們實驗室的師生關係,卻避談他的研究成果登上《物理評論通訊》的封面故事,如此謙虛,顯示我們師生的不同調。多年來我堅持放牛班的策略,就為了確保學術新血的多樣性啊!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5月183期  揚起光帆 航向半人馬座α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