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悲憐最後的象牙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悲憐最後的象牙

撰文/李家維


龍坡邦的夜市裡,有幾個地攤擺著成落的繡片,多數毛了邊,又有髒污,昏暗燈光下,乏人問津。湊近了看,做工精細,頗有可取,雖然用色稍暗沉,仍可挑出些精品。我蹲地聊天、揀選,得知這些是拆自寮國蒙族(Hmong)的舊服飾。蒙族與中國西南的苗族血脈相連,文化傳承也近似。例如花苗以彩蝶為守護圖騰,而我看上的一塊繡片也在四角上各按了隻描邊蝴蝶。這情景,讓我想起20年前在苗寨的歲月。


當時,我是個化石獵人,獵場在雲南的澄江和晉寧,以及貴州的瓮安、凱里和織金。白天我用榔頭敲尋五、六億年前的生命遺跡,夜晚則尋覓令我著迷的苗族繡片。舊中國正要脫貧,年輕人離村到都市謀生,代表舊時代的繡片再精美也被狠心遺棄。如今它們成了國際間高價的熱門蒐藏品,但老人已凋零,苗繡這門千年技藝也就失了傳承。共產黨統治的寮國,封閉了數十年,現今似乎正要復刻中國的發展歷程。


夜市盡頭是幢光鮮的商店,櫃架上擺著一尊尊白皙的精雕象牙神佛及一堆乾皺的厚象皮,象皮能去腐生肉,顯然中國人是主要客源。這裡離雲南邊界車程約10小時,長假時大量中國人蜂擁而來,既旅遊渡假又採購相對廉價的牙雕和珍稀藥材。店主坦言牙與皮皆來自附近的亞洲象,貨源漸稀,五年漲了五倍。亞洲象原廣佈中國,周朝時就流行牙雕,諸侯可持牙笏。2000多年前《左傳》已提及象之困窘:象有齒,以焚其身。現今亞洲象只剩約四萬頭,已在瀕臨滅絕之列!


亞洲象不能滿足中國龐大的胃納,非洲象也就遭殃了,目前僅剩40萬頭,每年仍被獵殺兩萬頭以上,眼看就有滅絕之虞。肯亞曾是重災區,去年一舉焚燒了105公噸的象牙,全球矚目此壯舉。主導者之一是理查.李基(Richard Leakey),他頂著古人類學傳奇家族的光環,轉行成為眾人稱道的肯亞保育鬥士,也是這期《科學人》的專訪人物。他的著作《人類傳奇》曾令我愛不釋手,也禮讚他投身保育的決心,但多惋惜那已成灰燼的6000多對象牙呀!一億美元可以做多少保育事?迫於國際壓力,中國將全面禁止象牙貿易,香港則定在四年後。台灣早已禁止輸入象牙製品,僅開放1995年報准核備的庫存銷售,但走一趟台北地下街的專賣店,必然疑慮何以庫存賣了20多年,仍是滿貨架?禁令很可能擋不住蒐藏癖與獵者的私慾,大規模圈養繁殖或可助大象度過此滅絕難關。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7月185期多重宇宙很量子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