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允我一個優雅的未來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允我一個優雅的未來

撰文/李家維

(影像來源:《天下》雜誌)


離開成允病榻後,我一夜無眠。30年的交誼,我們相互戲謔,爭執觀點,也共創了得意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往事歷歷。矇矓中,徐燕宗來電,他驚慌急問辜董事長怎麼了?燕宗是苗栗南庄的小泥水包工,四年前我們相偕在鄉下一簡陋鐵皮飯店喝酒吃肉,他炫耀工程品質之好是因不計成本,堅持用台灣水泥。話鋒一轉,竟開始嚴詞批評台泥的包裝袋太差了,禁不得摔,損耗大。我當場撥了成允電話,讓他們對質溝通。燕宗臉紅氣躁,嚷了一陣怨言,最後對我說:「這業務員還挺不錯,有禮貌、客氣又承諾反應改善。」隔天,燕宗酒醒,才驚覺業務員竟是辜董事長。這就是我的摯友成允,他澈底擄獲了小包工的忠誠。


去年3月,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和《科學人》雜誌合辦了盛大的「生技產業論譠」,我負責邀來傑出成功案例的三位主角:陳垣崇、黃達夫和辜成允,同台回顧龐貝氏症孤兒藥的研發過程。對於這被譽為現代醫藥的典範,成允坦言當年贊助並無圖利之思。全場300位師生和業者皆動容喝采,有位學生起立發言,讚美成允是「舊時代的優雅」,我與有榮焉。


保種中心的花房裡,匯聚了全球最豐富的活體植物蒐藏,我知道這不是榮耀,而是責任,得設法深化其意義。這些植物來自各個熱帶地區,異地保種只是過渡,終極目標是移回原棲地,或另覓合宜新棲地,而且得擴大族群,才能永續。跨國轉運及重建生態系都不是易事,更迫切的是培育熱血人才。成允和我有共識,去年開啟了植物組織的深度冷凍計畫,要為奇花異卉留下基因血脈;也展開「未來地球生態學程」,分三期培育100位生態勇士;今年初我們決定推出「百種興盛」行動,要為瀕臨滅絕的物種打造繁殖計畫。


成允是《科學人》的忠實讀者,在三個洗手間各放一本當期雜誌,不諱言和平電廠的成功碳捕捉行動源自《科學人》的文章啟發。面對生存危機,植物被迫異地保種,動物亦然,我確信成允也會詳讀〈帶瀕危動物離家出走〉的無奈抉擇。好友仙去,我朗讀此文以緬懷這位希望的播種者。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5月183期  揚起光帆 航向半人馬座α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