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人豬一家親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人豬一家親

撰文/李家維


天涼了,我的芭蕉園狼藉一片。植株橫倒,地下莖被啃食,一潭清泉也成了泥水塘,這是年復一年的野豬肆虐秀。每到冬季,中、高海拔的野豬缺了食物,就下到低海拔丘陵地,挖蚯蚓、毀菜園,芭蕉嫩莖也當然是牠們的珍饈。


豬屬動物是偶蹄目,全世界有10個物種。其中分佈最廣的是野豬,原產於歐亞大陸和非洲,也被引進到美洲和大洋洲。野豬的天然變異大,又可分為13個亞種,台灣野豬是其中之一。牠只出現在台灣,是英國博物學者史溫侯(Robert Swinhoe)於1863年命名。體型小,吻端兩側各一道白毛,是牠異於中國野豬的形態特徵。最新的遺傳分子證據也顯示台灣野豬與中國、日本和琉球野豬都有明顯區別,是個獨立的亞種。


我打聽誰是研究台灣野豬的專家,眾人都說是屏東科技大學的吳幸如,她的電郵信箱開頭就是wildboar!電話中她深度憂慮台灣野豬野外族群的銳減和混種危機。她說野豬本是過著大家族生活的社會群體,約40隻一群,但25年前當她迷上台灣野豬時,獵捕和棲地縮減,使得野外的每個家族都只剩不及5個成員,社會性早已瓦解。她又舉例說明混種的背景:例如2009年莫拉克風災時,南部山區居民以直升機撤出,但家豬帶不走,只好野放了,牠們自然與野豬交配混種,現在屏東的純種野豬已不及半數。


家豬源自野豬,當人類開始農耕定居後不久,就馴化了兇猛的野豬成為家畜。商周時已有青銅豬的精美造型,我見過最壯觀的一群古豬,是在西安漢景帝的陽陵陪葬坑中,成行成列的無獠牙陶豬,顯示了當時這種家畜的重要。我曾請教吳幸如,獠牙之有無是否為野豬與家豬之區別?原來不然,豬要到一歲半時,下犬齒才長成顯著獠牙,而為了防咬傷母豬乳頭,現今的仔豬剛出生就被剪了犬齒。若漢代尚未有剪仔豬犬齒之事,陪景帝升天的就不是群老豬了。


豬和人的共生關係已有近萬年,〈讓豬長出人類器官〉是新境界。這是個驚悚的科學進展,不可不知。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8月186期科學養腦 失智展曙光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