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老古董新生機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老古董新生機

撰文/李家維


看著成列的藥材罐子,我既欣喜這豐碩進度,卻又憂心擴充不易。蒐藏總量還不及中醫藥典所載的半數,許多已遍尋不著了。四年前,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的所長率團來訪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希望我們安排植物繁殖及保育課程,原因是藏藥的供應出了大缺口,不少種類已珍稀難覓。同樣的窘況也發生在漢藥上了。價格飛漲和有限選擇,讓眾中醫師開出的方子越發單純。藥櫃抽屜裡的空格子更多了,因為閒置的藥材不經放,很快就霉爛失效。


蒐集中藥材的新癖好,啟發自屠呦呦那救人無數的青蒿素故事。全球每年死於瘧疾的人數由200萬降至數十萬,她居功厥偉。去年她榮得諾貝爾桂冠後,我才了解原來青蒿素是萃取自同為蒿屬的黃花蒿,並非藥典中的青蒿,而且這分子不溶於水,又超過60℃就崩解,傳統的煎煮留不住藥性。正確的用法早載於古籍,只是自宋朝以降,大家都誤用了。


三個多月前開始,得空我就尋訪新竹、台北、香港和北京的中藥舖子,纏著老闆開藥櫃找遺珍。熱心襄助下,罕見或禁用的冰片、鐘乳芽、人中白和硃砂等有了著落。黃一農院士給了我《紅樓夢》中的藥材清單,除了古墓珍珠和龜大何首烏外,我已備齊。為了長久保存,先用烘箱55℃烤乾,再封入有吸濕矽膠的玻璃瓶中。均分二份,一存家中把玩,一展示於新竹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的長廊。中國有三萬種植物,古人嚐百草,當無以遍及全面,卻已肯定了千種植物的藥效。而世界上有30多萬種植物,醫藥潛力無限。期望行經長廊的同學們見了這中藥博物蒐藏,會有所啟發。


我痴心於博物館和標本,知道自然博物館的生物標本保存不易,總羨慕科學工藝和航太博物館標本之不朽。讀了《科學人》這期封面故事〈救救博物館裡的塑膠〉,才知錯了,過去以為難以崩解的塑膠,竟也不堪歲月風化。


合成生物學是21世紀的新顯學,這領域的先驅們在《科學人》2006年7月號以〈DNA元件,組裝未來生命〉一文宣告,要組合九個基因到酵母菌內,來大量生產青蒿素。當時我們聽聞團隊裡有位台灣去的研究生,曾想訪談他,了解些幕後事,可惜未能成文。時隔10年,盧冠達已是合成生物學界的耀眼明星,〈吞下生物電腦 偵測疾病訊號〉是他對此領域的創新憧憬。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2月190期記憶之網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