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假作真時真亦假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假作真時真亦假

撰文/李家維


「川普來了!」一聲大喊後,眾學生尖叫四散逃避。這是美國中學校園的新興遊戲,它的前身是大學校園裡的不安、憂傷和抗議。美國總統大選後,社會嚴重分歧,知識殿堂的反應倒是齊一:康乃爾大學的學生聚會,用哭喊來哀悼,職員們送上紙巾和熱巧克力;杜克大學和堪薩斯大學提醒學生,有輔導室和療癒狗可供撫慰;密西根大學提供黏土和著色繪本給學生紓壓。


校長們也紛紛寫公開信來安定師生:加州大學校長強調多元文化和包容是其驕傲,絕不容許偏狹的言論損及這核心原則;哈佛大學校長說這令人震驚的結果已危及國家及人類價值,400年來哈佛學者度過重重難關,現在輪到這一代勇於承擔了;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指出,謙遜、積極和追求真相的科學狂熱是立校精神,沒有任何事可以改變我們對氣候變遷、潔淨能源、網路安全和人類健康的承諾。這些話語都直指對新總統川普的不信任,因為他宣稱氣候變遷是騙局,要解除開採化石燃料的限制,公開指責接種疫苗會導致自閉症,也認為抽菸和肺癌無關。科學界當然擔心這位反科學的新領導人,會大幅刪減科研經費。


在這資訊時代,知識普及本該理所當然,但對科學而言並非如此。浮誇、偏頗與禁錮成了鴻溝,〈科學新聞:從實驗室到你我之間〉是這期《科學人》的專題企劃。期待普羅大眾有更多的科學知識,進而支持資助,首要條件是對科研有信心。求真本是科學的基本精神,對同一現象可以暫時有不同解讀,等待後續的反覆驗證。但要不得的是捏造數據,這是當前台灣社會對學術界的嚴厲批判話題。


最近我迷上了古陶瓷,因緣際會,也蒐藏了一些歷朝的代表作,時時撫之,深感歷史文化的充實與滿足。按著書本看它們的時代特徵,樣樣符合判真標準,例如哥瓷的紫口鐵足和金絲鐵線、鈞瓷的釉變和蚯蚓走泥紋、定瓷的芒口和淚痕等。這些都是珍稀的寶物,中國歷代匠師努力仿製,但都難達宋代境界,怎麼輕易進了我書房?讀了吳樹的警世採訪錄《誰在收藏中國》,更驚覺古玩領域之水深了。他直擊假文物製造基地,不識字的貧農和現代窯廠都能做出鑑定專家和高科技檢驗不出的仿真品!假作真時真亦假,《紅樓夢》中賈寶玉可以神遊太虛境,作假在學術研究卻是一條不歸路。台灣的科學家們,千萬別重蹈假文物的千年騙局。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8月186期科學養腦 失智展曙光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