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保種無國界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保種無國界

撰文/李家維


放暑假了,我規劃了兩個東南亞行程,分別去菲律賓和寮國,都和植物保種相關。


菲國行起因於滿江紅有難。位於馬尼拉附近的國際水稻研究所(IRRI),突然宣告將中斷生物肥料的活體蒐藏,其中最大宗的是500號的滿江紅物種和品系。滿江紅是水生蕨類與固氮藍綠菌的共生體,是世間長得最快的植物,每兩天就能增生一倍。它們在一億年前現身,5000萬年前曾拯救地球於熱浪之災,1000年前亞洲稻農將之引入水田,成為最佳綠肥。絲狀藍綠菌長在蕨葉內的特化腔室中,因已丟失了一些基因,離了宿主就不能獨立存活。如此特殊的密切共生關係,在植物界罕見,也被生技界相中。若能將之複製到各種作物中,農業就可擺脫昂貴又耗能的化學氮肥,水域也減少因流失肥份引來的優養化,也可能是生質燃料的好選擇。


近兩年來,向國際水稻研究所申請,引種滿江紅為研究材料的案例持續增加,如今卻因預算緊縮要裁撤蒐藏,我當然得去了解情況,也安排接手到屏東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這個珍貴的蒐藏始於40年前,匯聚了許多科學家的心血,也是未來地球健康生態之所繫,不得閃失。


2050年時,地球人口將再增長20億,但是氣候變遷很可能讓現已不足的糧產不升反降。解決困境的方式之一,是改善現有耕地的產量,〈非洲土壤的增肥妙計〉是個成功案例。看著主角白相思樹的照片,正是我在納米比亞敲化石時,倚著遮陽乘涼的樹種啊!它和能固氮的根瘤菌共生,豆莢彎成少見的圈狀。我把白相思果莢標本擺在滿江紅的培養皿邊上,對這兩種超級生物致上最大敬意。


七年前,辜嚴倬雲保種中心承辦第三屆東南亞植物園會議,寮國的代表是金髮荷蘭人加德拉(Rik Gadella)。原來他是位知名的藝術策展人,活躍於巴黎和紐約,來到寮國宗教之都龍坡邦度假,深受吸引,新人生就此開展。發願研究並保育寮國的豐富植物,要建一座植物園,培育當地青年來建設經營。今年初,他告知積蓄及捐款已耗盡,不得已要提前開放生態旅遊,邀我共商未來發展。寮國和隔鄰的緬甸長期受軍政府統治,民生凋蔽,幸而仍保有世間最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我當然要積極參與,希望能共建保種基地。這期《科學人》正巧有篇文章〈生態旅遊考驗緬甸淨土〉,則是位英國人在那落地發願的故事,兩相對照,都是世間博愛光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