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仰觀實驗物理大師

撰文/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仰觀實驗物理大師

撰文/文/李家維


摸得著、看得見,是我的私欲,也因此酷愛蒐集化石、礦物和動物植物標本。隨時上手把玩,也放進顯微鏡下細看,似乎盡享自然生命奧妙了。然而吃在碗裡,看著碗外,每當想到天文宇宙,時間之前有時間嗎?空間之外又是何物?總感陣陣顫動。王羲之的豪語「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我只能親身享受後半段,總是憾事。


今年暑假,吳健雄科學營在溪頭迎來了科學沙皇丁肇中,我興奮又仔細聆聽了兩場大師演講:「我所經歷的實驗物理及我的體會」和「尋找宇宙的起源」。這位實驗物理學家如此霸氣開場:實驗是自然科學的基礎,理論如果沒有實驗的證明,是沒有意義的;當實驗推翻了理論後,才可能創建新的理論,理論不可能推翻實驗。他的諾貝爾桂冠是在眾人嘲諷中找到世界上的第四種夸克,大海撈針的情節是一個J粒子藏身於100億個已知粒子中。之後他又發現了原子核內的膠子,也證明電子及夸克均無體積。而過往的20年,他啟動了驚天的宇宙起源探索,集16國、60個大學及研究所,和600位科學家之力,把反物質磁譜儀(AMS)送上了國際太空站。要在往後的10來年,攔截來自宇宙邊緣的3000億個宇宙射線訊號。初步的分析顯示了暗物質可能存在的證據,未來期待的是找到由反物質組成的宇宙。


我聽得如痴如醉,下課後立即聯絡我們的編輯部,務必報導此壯舉的前沿成就,這就是資深編輯洪志良撰寫〈天外的線索〉之背景。我也極度欣賞《聯合報》記者陳皓嬿的長文〈萬字解析鋼鐵人物理學家丁肇中〉,傳神詼諧寫實丁大師的演講與課後互動。保證精采!請大家上網享讀。


AMS偵測的是帶電的宇宙射線,只宜在太空中捕捉,而謎樣的直線橫行微中子,則是中性的宇宙射線,就可直接在地球上攔截了。想像你我的身上,每秒都有數千億個微中子穿透,接著它們又暢行無阻穿過地球揚長而去,多奇妙啊!〈緝捕超高能微中子〉是在南極冰層中進行的極限實驗,已有54個落網,其中有些還明確來自遙遠的銀河系外。


今年的諾貝爾獎再度頒給了微中子的狩獵者,〈怪盜變身,微中子大振盪〉是洪志良為這深奧學問改寫的易懂科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