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登革熱防疫有「道」!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登革熱防疫有「道」!

撰文/李家維

睽違20年,竟然再相逢於西非外海的聖多美島國,驚喜敘舊,蚊子博士連日清當然是為了撲殺瘧蚊而來。我則是覬覦此地豐富多樣的熱帶植物,在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的安排下,預勘即將展開的聖多美植物保種計畫。

初識連日清,是看了他感人的電視專輯紀錄片,即將退休的他,遺憾畢生採集的蚊子標本無處安置。當時我任職於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戀物成癡,以大力擴充標本蒐藏為己任,立刻登門拜訪。在預防醫學研究所,連日清領著我參觀,奇異景象,我至今歷歷在目。他先說開飯了!接著就把肚子拔了毛的雞和兔子,分別放到養著大量蚊子的缸子口,瞬間肚皮就罩上了黑壓壓一片蚊子雲。途中,他指著另一缸蚊子,說牠們挑嘴,只嗜食人血,說著竟然把手伸了進去,自己成了祭品。我認真提問,他開心作答,愉快了一下午。臨走,他又加碼把精采的大量蜻蜓標本送給科博館。

聖多美人常年受瘧疾所苦,真是貧病交加。上個世紀末,國際組織在此推動「擊退瘧疾行動」,成效不彰未能根除。接著,有了抗藥性的瘧蚊反撲,造成更大疫情,第一夫人都罹難了,於是正式向台灣求援。當時台灣已杜絕瘧疾35年,是熱帶地區的模範,功臣連日清就此轉戰聖多美,三個月就讓爆滿病患的醫院門可羅雀了。之後他仍年年來此鞏固戰果,這就是我們再相逢的背景。那個星期,每天在早餐時聚會,我持續好問。最後一天,他談起了對台灣登革熱疫情的擔心。那是兩年前的事了,但他的預言竟成真。

登革熱和瘧疾都是典型的熱帶疾病,皆以蚊子為媒介。台灣免疫於瘧疾已半世紀,然而登革熱的危害去年創了72年來的新高峰,今年6月底的統計更甚於去年同期。台灣並非特例,泛熱帶地區皆然,隨著全球增溫,來年的凶險可期。

瘧原蟲是複雜的單細胞生物,強悍到目前無疫苗可對付。而登革熱病毒多樣,更難以製備安全的疫苗來預防。因此全面撲殺蚊子,就成了目前的唯一選項。連日清的聖多美行動,是在戶外廣灑殺蟲劑、水裡投以昆蟲生育調節劑、屋內牆上噴極長效的除蟲菊精。堅壁清野,效果彰顯,但我聽了,卻不禁為島上的眾多昆蟲叫屈,牠們也無以倖免啊!南台灣的除蚊行動雖然沒這麼戲劇性,但在疫情數字下,漫天的殺蟲煙霧中,也少聞誰為無辜遭殃的昆蟲界悲憫。我們該期待的是符合生態道德的專一滅蚊法,〈細菌終結登革熱〉就是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