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生物奧秘一眼看透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生物奧秘一眼看透

撰文/李家維

自認是標本達人,但也知道天外有天,中國大連醫科大學的隋鴻錦就是我的偶像。他原本專長於解剖學,被「人體奧妙展」的精妙塑化標本吸引,赴德國拜師學藝,又青出於藍。隋教授創設生物科技公司,製作大量標本,辦國際巡迴展,儼然是這領域的大家了。

半年多前,我到大連朝聖,走進他的「生命奧秘博物館」,迎面是一隻懷孕的雙髻鯊,剖腹露出一窩幼仔,一目了然卵胎生的現象,這是我見過最令人讚歎的教學標本了。另有頭昂然雄壯的棕熊,剝了皮展示牠那碩大肌肉和強韌筋腱,看了就知道誰都承受不了牠的一巴掌。最令我擊掌叫好的是熊背上留下了一塊皮毛及皮下油脂,那白肥油竟有12公分厚!原來牠能熬過漫長寒冬,就靠這層絕緣又飽含熱量的脂肪了。

隋教授的人體展,更是驚悚連連。玻璃棺裡有被切成數十張透亮薄片的塑化人體,就像是一系列放大成原尺寸的斷層掃描片。血管被注入含有紅色染料的塑化劑,待聚合後,溶去其餘組織,就成了完整的全身血管系統展示,紅通通、密麻麻一片。

接著,我特權參觀了不公開的研究室,眼尖見到了角落的浸漬標本,竟是染出了骨骼的透明烏龜!透明原本是自然界的特殊傑作,海洋浮游動物的自衛之道就是透明。例如鰻魚的幼體幾近全透明,消化道等內臟萎縮到極致,靠皮膚來吸收海水裡的溶解養份,也因此才能躲過掠食、安全漂浮千餘公里到台灣的海邊河口。然而絕大多數的生物都不透明,只有靠剝皮、割肉才能一窺內部結構。現代生命科學講究的是標出特定細胞和分子的分佈,更必須讓組織透明才有可能,因此這就成了生物學家的聖杯。

隋教授口風緊,我不知道他的雄心和進度如何,但是這桂冠剛已有主,透明鼠出現了。這期《科學人》選出了2014年足以改變世界的妙點子,〈實驗鼠好透明〉就是其中之一,發明者葛雷迪納盧說她是看了「人體奧妙展」而啟蒙,配方還會無私公開。看來要做個「透明人」標本,顯然不難了!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5年第155期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