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選育蔬果好滋味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選育蔬果好滋味

撰文/李家維

甜美芬芳,色香俱全,我回味不已,由初夏到秋末,今年的芒果季真是精采。次第登場的多樣品種,是果農的辛勞和成就,更是台灣人的福氣。斗大薄核的金煌、紅豔懷舊的愛文、多彩嘗鮮的杉林,豐富了果譜,也滿足了腔腸,然而最愛的是綠皮龍眼味的黑香。

12歲以前住在澎湖,從不知芒果味,只吃過柑仔店罐子裡的染紅苦鹹芒果心。首次開葷是到住台糖宿舍的中學同學家,院子裡長了棵巨大的土檨仔,大家在樹上淋漓吃了一身香甜,牙間也塞滿了芒果絲。再下一個場景就是夏威夷了,趙丰與我兩對窮留學生夫婦,攢了些積蓄,從加州來這熱帶樂園度假。印象深刻的除了沙灘、比基尼外,就是野地裡吃不盡的木瓜、酪梨和芒果了,都是熟透了的在欉紅,這不就是天堂嗎?幾年後回到台灣,精緻農業起飛,我的芒果品味也隨著被寵得對數提升了。除了前年曾在馬來西亞吃到有榴槤味的稀有芒果外,已鮮少熱情讚美海外品種了。

土檨仔並非台灣原生,是荷蘭人在400多年前引進,台南仍可見300多歲的老欉。芒果的故鄉在印度南方,隨著殖民船隊散播到全球各熱帶地區,人見人愛,也培育出多樣變化。日據時代,日本人由印度引進了30多個品種;光復後,農復會積極從東南亞及美洲引進更多種源,奠定了之後台灣果農創造新品種的基礎。重可達兩公斤的金煌,是高雄人黃金煌用日人引進的懷特,雜交農復會引進的凱特,再選育出的巨無霸。而我鍾情的黑香早在日據時代即引入,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馴化,到最近才受青睞,可惜產量不多,是今年最高價的寵兒了。

有另外一個故事和芒果同步在台灣發展,那就是番茄,荷蘭人、日本人和我們自己都是引種者。〈翻開台灣番茄育種史〉是郭宏遠與孫永偉這兩位第一線研究人員的親身回顧,原來四季的鮮美是這麼來的。文中提及「標記輔助育種」這新技術的應用,讓番茄新品種既漂亮、美味又抗病,這技術是人類農業革命的里程碑,育種者竟然能在播種前,就檢驗出每顆種子的基因特色!〈用天然標記選育美味蔬果〉該是我們在餐桌上享美食時的摩登話題。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53期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