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滿江紅.救地球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滿江紅.救地球

撰文/李家維

熱氣蒸騰,又是一季酷暑。剛公佈的全球氣候體檢報告指出,二氧化碳濃度已超越400ppm,而2013年又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年份之一,今年可能再創新高,百年內全球增溫5℃的可能性是更明確了。這樣的新聞已難再上版面,大家聽煩了,又似乎無能為力。比較顯著的改變,倒是電力吃緊之際,在冷氣房裡對台電備載量的批評不見了;而經濟部再談核一廠延役一事,反核人士也鮮有回應。

鑑古知今,全球暖化在過去有三次明顯案例,氣溫上升5℃以上,都造成地球了無冰雪,但結果卻大不相同。2億5000萬年前的西伯利亞洪流玄武岩事件,大量噴發的溫室氣體導致全球增溫、洋流停止、生物窒息及毒斃,導致了90%以上物種消失的大滅絕事件。這期「科學人新聞」〈微小的大滅絕凶手〉為這悲劇補上了細節,原來嗜酸、嗜鎳的古生菌食腐之餘,產生更大量的甲烷,引發了惡性循環。一億年前的恐龍時代,也曾因火山爆發造成全球大增溫,但過程緩慢,歷時數百萬年,讓生物有了適應或遷移旳機會,因此沒發生顯著的滅絕事件。

第三次是5600萬年前,蝙蝠升空、鯨魚下海及靈長類上樹之初,撕裂的板塊導致煤炭及原油自燃,甲烷由海底及永凍層湧出,在幾千年之間氣溫上升了5℃。部份的海洋生物躲不過而滅絕,但多數陸地生物因遷移而避過災難。這次事件沒有惡化的主因是北冰洋的滿江紅(Azolla)增殖,使二氧化碳濃度下降、地球降溫而緩解了滅絕。北冰洋當時是一片巨大淡水湖,漂浮的小型水生蕨類滿江紅扮演英雄角色,它光合能力強、生長快,又與能固氮的藍綠菌共生,快速把二氧化碳轉成有機物,並封埋於大洋底,成了萬古不腐的厚化石層。滿江紅小兵立大功,拯救了5000多萬年前的芸芸眾生。

地質學家把這些遠古故事說得頭頭是道,當然是有所本。他們在地層露頭處採岩樣,或鑽入地層深處取岩心。把樣本磨成薄片,在顯微鏡下看礦物結晶和檢驗化石,用質譜儀分析碳、氧同位素,再加上精準的放射性定年等,情節劇本就這麼編成了。台灣大學地質科學系的沈川洲是說這類故事的好手,〈鐘乳石年齡藏在紋層中〉就是他的新傑作。

研究滿江紅是潮科學,它是綠肥、飼料、健康食品和生質燃料的新希望,它的祖先又是曾逆轉瀕危古生態系的功臣。將門之後能再推動新地球工程、解人類燃眉之急嗎?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50期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