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獸首闖關記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獸首闖關記

撰文/李家維

美國舊金山有三家出名的自然店舖,骨頭屋(Bone Room)、愛到死(Love to Death)和派克斯頓門(Paxton Gate),爭奇鬥豔展售化石、昆蟲和鳥獸標本,彩蝶、怪蟲、木乃伊貓、人骨和恐龍爪子等引來盈門顧客。對我最吸睛的是滿牆的剝製獸頭,多數是半世紀前的精湛手藝,但價位並不高,原來都是二手轉售。我來回佇立觀看,物慾心大起,何不買下運回新竹,待我退休後捐給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做為教學展示用?

10天後,報關行通知六件標本已運抵桃園機場,需要提供學名清單給海關,以確認是否為保育物種。當時正在《科學人》開月會,倉促間我面有難色,但編輯龐中培表示這是小事,Google一下即可,幾分鐘後就交了卷。隔天負責審核的農委會保育科來電,詢問其中的黑馬羚是否為瀕危的安哥拉亞種?當然又是Google幫我解決了疑難。這些知識原都不在我腦中,竟不必翻書,按鍵即得,顯然一場學術教育大革命正洶湧進行,依賴雲端是學習的必然選項了。這期《科學人》中,〈Google效應——搜尋引擎如何改變你的心智?〉和〈Google與我交換記憶〉是現代知識份子必讀。我們再配上一篇〈超強記憶力〉,既介紹世間有能人異士,竟然腦子能記下過往幾十年的大小事,也可藉此慶幸:在新世代,天賦異稟可能不是那麼重要了。

看著剛掛上牆的疣豬、小袋鼠、馴鹿、黑馬羚、扭角林羚和麝牛標本,我有了些感觸。前五者我曾在非洲、澳洲和北歐的原野見過,數量確實還不少,但對生長在北極的麝牛就陌生了。Google了維基百科後,知道雖然牠在現今的保育等級上列為「不需顧慮」,但也只剩約10萬隻個體,我們對人類以外的物種存活標準是如此低落。

想想台灣原野上曾有過的金絲猴、狗獾和雲豹都滅絕了,失而復得的梅花鹿,專案繁殖後尚不及1000頭,竟開始擔心牠們的攝食壓力和對農業的破壞。這一期的「生物手記」述說了台灣梅花鹿由絕跡到重生的復育歷程,享讀的同時,我們也該知道同樣生活在平地的石虎景況,較之是更困窘了。石虎是掠食者,保育的難度可能更高,但看看〈基因工程再造栗樹森林〉的努力,我們該廣徵創新點子來救救石虎。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46期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