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炫麗變化秋海棠

撰文/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炫麗變化秋海棠

撰文/文/李家維

迎來了貴客,三位國際級的秋海棠學者齊聚屏東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共商出版《亞洲秋海棠》一書。全世界的秋海棠屬植物約有1600種,性喜陰濕及通風好的環境,極易受人為干擾而滅絕,是健康森林的指標。

彭鏡毅來自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台灣、中國大陸和菲律賓都是他的秋海棠獵場,已描述45個新種,還有不少未知種在他的資料夾中等待命名。前年,我打電話找他,問在哪?說是被野蜂螫了,在菲律賓鄉間的急診室裡,隔了兩星期,再問在哪?說是餘毒未清,在台大醫院裡。休斯是英國人,來自愛丁堡植物園,這位新秀專心研究印尼的秋海棠,已發表30個新種,年底前還會再增加15種。莫里斯是美籍印度裔,著名的印度古藝術史專家,20年前迷上了秋海棠,傳奇般地成了受敬重的植物獵人。她的叔父是印度東北阿魯納查省的省長,那裡是植物學者傳說中的天堂,但幾乎誰都去不了,因為那是引發中印戰爭的爭議地,少數民族又做亂,治安極差。唯獨莫里斯在前鋒探境和槍兵戒護下,已冒險採集七次,當然收獲豐富。全球的秋海棠專家不及10人,我坐享他們三位的精采故事,開心極了。

賓客接著參觀我絕對自豪的秋海棠花房,裡面有450原生種和350栽培種,莫里斯見了她採自阿魯納查省的稀有植株,興奮地捧著合影。我們的蒐藏經理陳俊銘領著大家看他的傑作,他讓兩個品系的蛤蟆秋海棠交配,生出了驚豔的炫麗變化,專家們都直呼太美了!秋海棠本就以葉形多變、葉色麗彩擄獲人心,然而這彩粧的原理並不明瞭,因此前年中興大學的許秋容和彭鏡毅為此解謎時,大作就成了《植物學年報》(Annals of Botany)的封面故事,我們也特邀許秋容和研究生包尚弘以〈秋海棠的光學魔術〉與讀者分享。

30多億年來,生物以突變、遺傳重組和交配來擴充多樣性;一萬年來,人類以馴化和育種雜交豐富了作物和禽畜。而現今合成生物學者要用基因零組件訂製新生命,傳統的實驗手法已不足以支應繁複的變數,數學、資訊和工程學者也紛紛加入這場革命性的創新,〈模擬活細胞〉正為人類創造新生命鋪路,我樂觀預期秋海棠還會更豔麗。